【3】[全职/轩策] It's only a dream,really?

最后一棒了!

写了一个乱七八糟的脑洞……


[轩策] It's only a dream,really?

Written by 叶三


吴羽策坐上了一列火车,具体来说,这不是一列会出现在正常人理解中的火车,因为它没有车顶,没有窗户,一抬头就能看到灰蒙蒙的天空,但是这列车行驶在轨道上,轮子和铁轨摩擦出火花,哐当——哐当——伴随着蒸汽的鸣叫声,一路不歇地行驶着。

其实吴羽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坐上这列火车,他一般是坐公交去上班的,但是今天出门走到站牌的时候,没看到去公司的那辆513路公交,只停着这辆车,汽笛呜呜的响着,一群人乌泱乌泱的挤火车。吴羽策站在人群中间,身边的人拼命地往前挤,隐约听见几个人说着什么“这是最后一趟车了”“快上快上,不然就来不及了”。吴羽策一脸困惑,脚步不自觉得跟着人流挤上了这趟车。

车厢内的座位已经被坐满了,没有座位的人就直接坐在地上,还有一些胆子大的人,试图坐在车沿上。吴羽策穿过两三节车厢都没有找到落脚之地,只好走到车厢连接处,和一堆人靠在角落。

火车开起来的一晃一晃的,吴羽策靠在墙上,努力保持着重心。他不知道这列车要开往什么地方,他看着周围全是自己不认识的人,他内心涌上了一丝不安,这是在什么地方,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一辆车,自己一会儿会到达哪里?

吴羽策皱着眉头看着天空,天色越来越灰暗,刚上车的时候,还是晴空万里,这会已经看不到太阳了。

哐当——

不知道火车行驶的时候压到了什么,车厢一个震动,吴羽策没站稳一个踉跄就要往前摔去。

“小心!”眼看着前面的墙壁离自己越来越近,一双有力的大手将自己拉了回来。

“多谢。”吴羽策站好后,抬头看向旁边的那个出手相助的人。

是一个青年,看上去二十出头的年纪,身高和自己相仿,黑色的短发,五官平平的,但是组合在一块有种……怎么形容,就是让人很舒服很踏实的感觉。

听到吴羽策的话,青年很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发笑着说,“举手之劳举手之劳。”他打量了吴羽策一眼,张了张嘴巴又闭上了,好像想说什么,但最后笑了一下靠在吴羽策旁边的墙上不再说话。

但是过了半晌儿,青年扭过脸来伸手戳了下吴羽策的手肘,“那个……”

“恩?”

“你也要去那个地方?”

那个地方?什么地方?吴羽策一脸疑惑的看着青年,“什么地方?”

“你不会不知道吧!”青年的反应比吴羽策更强烈,因为吃惊他的眼睛都睁大了一圈,“虚空啊,这辆车是开往虚空的。”

“虚空?那是什么地方……”吴羽策喃喃着,“我今天早上一出门,车站就停着这辆车,我就上来了。”

青年抓了一下头发,“就是虚空啊,你没去过么?总之是个很好玩的地方就对了。”说着他伸出了右手,“我叫李轩,到了虚空我带着你玩好啦!”

吴羽策盯着这个叫做李轩的青年的脸,心里想着这人怎么这么自来熟好烦啊,还是伸出了右手握上了那蜂蜜色的手,“吴羽策。”

火车里的照明灯啪的一声亮了起来,吴羽策本身就生的白皙,被这冷色调的照明灯一打,映的皮肤更加苍白,薄唇轻抿,一双微微上挑的眼睛黑得发亮。李轩看着这张美人脸突然间不好意思起来,赶紧放开吴羽策的手,扭过头说了声“一会儿下了车跟着我走”就不再说话了。

吴羽策哦了一声微垂着眼帘靠着墙不知道在想什么。

 

也不知道火车哐当了多久,随着吱——的长音,汽笛声响起,火车停了下来。

“走吧。”李轩拽了拽吴羽策的衣袖,就往车门走去。

跟着人流下了车,吴羽策踏出车门的那一瞬间,就被眼前的情景吓了一跳。这……这是……什么地方?

满眼都是杂草丛生的荒凉样子,一块破旧的石碑立在不远处,上面也不知道刻着什么体的“虚空”二字。李轩走了几步往后一看吴羽策还站在原地,“喂,快过来。”

“啊?好。”吴羽策很快便恢复过来,跟在李轩的身后,“这里就是虚空?”

“对,这里是虚空的郊区,”李轩一边走一边指着,“看到那边的那一排小亭子了么?我们去哪里领装备,然后会有车夫把我们带去虚空的任务点,升到满级后才能进主城。”

听到李轩的话吴羽策内心跑过无数“WTF”这是什么情况啊!还要升级?还要做任务?什么鬼啊!

吴羽策瞬间就产生了我要坐车回家的想法,还没抬脚开跑,就听见前面的李轩幽幽的来了一句,“只有升到满级去了主城才能回家。”吴羽策回头一看,那辆火车竟然凭空消失了!吴羽策凌乱在了原地……

认命的跟着李轩往小亭子走过去,总共有二十多个亭子,李轩一边走一边说,“这里的装备都不一样,阿策你想选什么装备?”

每个亭子前面都排满了人,那个标着“战斗法师”的亭子前面人最多,S型的队形也不知道绕了多少弯,吴羽策看了过去,指着中间一个人不算很多的亭子说,“去哪个人不多的!”

李轩顺着吴羽策的手臂看过去,“阿策你要玩鬼剑士么?”说着就拽着吴羽策往那边走。吴羽策跟着李轩在后面排着队,没排多久两个人就领了装备——只有一把太刀。

吴羽策气的想把所谓的装备扔到外太空了,这是什么鬼啊!

“别扔别扔,你看人家战斗法师就拿着一杆长矛啊!我们先去领任务,做完任务才能领取更好的装备。”李轩安抚着吴羽策的情绪,左手拿着太刀右手在吴羽策的肩膀上拍了拍,“走吧。”

吴羽策叹了一口气,为了早点离开这个鬼地方,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于是两个0级鬼剑士扛着太刀往新手任务点走去了。

 

吴羽策杀敌很猛。

李轩看着吴羽策身边堆着的小山一样的哥布林尸体默默的擦了把汗。

两个人本着一起组队打怪还能升级快一些,就嗨皮嗨皮一起打怪了,毕竟是鬼剑士嘛,打怪一个人多不上手,需要一个帮手一起来干才对!然而李轩想错了,吴羽策完全不需要帮手这个多余的事物,杀怪砍人硬是把一个鬼剑士搞成了狂剑士的感觉。

“走吧,我们快去下一个任务点。”吴羽策砍完哥布林扭过头对李轩说道,他手里拿着太刀在月光下闪着寒光,回过头的时候满眼都是杀怪后的兴奋,嘴角微微上挑,冲着李轩勾了勾手指。

李轩浑身一个激灵,妈的这太尼玛妖孽了出人命啊!

这般想着赶紧拎着刀跑到下了任务点。

这两只鬼打打杀杀的很快就过了五十级,吴羽策特别喜欢清洗技能树的加点,一会儿把自己加成阵鬼一会把自己加成斩鬼时不时还搞一个阵斩双修鬼……李轩在一旁看着自己和吴羽策打怪升级攒的钱快速消耗的一阵心疼。

“策啊……你到底要加点成什么?”李轩看着玩的无亦乐乎的吴羽策忍不住问了出来,吴羽策听了歪了歪头想了一下说道,“斩鬼吧,这个砍起来爽!”

李轩:……

“那我们来玩双鬼拍阵吧。”李轩突发奇想的建议,没想到吴羽策竟然很慎重的点了点头,“可以,这样可以消除鬼阵的真空期。”说着吴羽策一拍李轩的肩膀。

于是两个人去野外找BOSS。

虚空的内部和郊区完全不一样,郊区荒无人烟的这里面倒是蛮不错的,有光怪陆离的魔幻大陆还有原生态的热带雨林。

这次两个人特别幸运,一个野外小BOSS出现的时候正在两个人身边,虽然是一个不中用的小BOSS吧,但是也能练练手。李轩看到了,赶紧放了一个炎阵过去,这边的吴羽策已经操着太刀冲过去打算和BOSS近身搏斗了。双鬼拍阵拍的特别配合,吴羽策狂剑士的打法加上李轩是不是放出的鬼阵,再引爆一堆鬼阵来个鬼神盛宴,眼看着BOSS血掉的就剩一张血皮了,李轩想着再放一个瘟阵应该可以了吧。

可谁知李轩瘟阵还没来得及放下,就看见一道白光闪过,冲向BOSS,结果BOSS没事,这满月斩刚出招的吴羽策身上的技能状态不见了。

是一个神圣之火。

这边有牧师。

吴羽策调整视角就看到一个穿着白衣服的牧师站在一旁看着这边,吴羽策挨过三秒的技能封印利索的干掉BOSS就往牧师那边跑。

李轩被眼前发生的事情吓到了,这这这这是传说中的鬼剑打奶?

“阿策你快回来啊!”李轩也不管躺在地上变成一堆装备的BOSS了,操着太刀就往吴羽策的方向追过去。

吴羽策和那个牧师打在了一起,你一个满月斩我一个小恢复术的,时不时放个阵再来一个神圣之火技能封印,或者放一个静默之阵要技能封印我也会啊谁怕谁!

打了半天还是没有分出上下,吴羽策着急了,回过头看着李轩想叫他过来帮忙,结果这李轩就扛着太刀在原地不断小跑着,也跑不过来。这是卡了?……

“李轩你还不过来!”吴羽策这一吼,牧师不见了,李轩也不见了,吴羽策只觉得自己一阵头重脚轻的,往前一栽便倒在了枕头上,耳朵边似乎还响着虚空那里呼呼刮过的风。

 

吴羽策从床上坐起,一模额头一脑袋虚汗。

原来是个梦啊……

桌边的闹钟已经指到七点的位置,吴羽策起来洗漱一下。一边刷牙一边想是不是最近游戏打多了?可是自己除了玩一玩蜘蛛纸牌也没打过网游啊,不过昨晚上的梦倒是挺惊心动魄的。

收拾好了吃了点东西,吴羽策就出了家门。

走到公交车站,正好去公司的513路公交停在那里,吴羽策恍惚间觉得这辆车和做完梦中的那列火车好像啊,不过这可不是在梦中了。吴羽策上了公交刷了公交卡找了个位置坐下,这屁股还没挨着座位呢,就听见身后一个人拍了拍自己的肩膀。

“你就是那个打奶的鬼剑士吧,和我一起玩双鬼拍阵爽不爽?”

一回头,一个留着利落短发的青年冲着吴羽策笑着,吴羽策觉得这张脸好熟悉啊,他盯着青年看了好久,突然眼前的普通帅哥脸不断旋转旋转终于和昨晚上梦中的那个脸重叠在了一起。等等,他还说双鬼拍阵鬼剑打奶?

“李轩!!”

“哟,阿策你还记得我啊~”

吴羽策凌乱了,这一定是我今天早上起床方式不对,我要重起一遍。


Fin


百日就这样结束了,过得好快啊。这个脑洞是我昨晚上做的梦,本来昨天写了一半的文,早上一起来直接PASS了,写出来了这个故事……

谢谢大家这么长时间的支持~

评论
热度 ( 49 )
  1. 白石藏之介叶三 转载了此文字

© 叶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