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全职/轩策] 你这生病的频率是把医院当家了么?

今天是个好日子啊。

最近脑子里一点东西都没有,写出来的自己都不想看第二遍。

这个文是之前写的一个别的梗,然后就拿过来用了。

土下座,拖后腿真是对不起qaqqqq


*** ***


[轩策] 你这生病的频率是把医院当家了么?

Written by 叶三


吴医生遇到了一个很奇怪的病人。

怎么奇怪呢,每个月一号总会有一个因扁桃体发炎高烧不降的病患来医院准时报道,这个情况都已经持续了四个月了。

本来呢,医院这种地方来来往往的病患那么多,吴羽策还是一个内科大夫,诊治的病患那么多,却对这一个印象格外深刻,都已经告诉他扁桃体再发炎只能做手术切除了多喝水保养结果他还能搞成二级肿大,也是个奇葩了。

所以值完班的吴羽策看着眼前面色潮红双眼无神的男人,很无奈的摇了摇头,“李轩是吧?”

“嗯……”名叫李轩的病患有气无力的点了点头哼了一声。

“又是嗓子疼?”

“……都缩不粗话了……”李轩艰难的回应了吴大医生的话,一双眼睛泪汪汪的,可见难受的一比那啥。

吴羽策掏出医用手电筒和压舌板,“张嘴让我看看你的扁桃体,说啊——”

李轩配合的想开了嘴巴,喉咙动了一动那个“啊”怎么也发不出声音来。吴羽策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患处,已经起了一层白色小泡了,这样子真应该切除扁桃体,留着也只能发作起来一次比一次难受。

“你平常饮水很少么?”吴羽策放好手中的仪器,掏出钢笔写药方。

“……唔唔。”李轩摇了摇头,伸出手比划了一个八,我每天都喝八杯水,特别的多!

“你这大半年扁桃体发炎了几回了,你这生病的频率是把医院当家了么?”吴羽策瞅着李轩的病例嫌弃的说着,李轩也一脸你以为我想来啊的表情。

由于是晚上,青霉素啊这种消炎药不做皮试不能用,吴羽策开了普通的消炎液体又开了口服消炎药给李轩,“一会儿挂水,你去对面的输液室躺着,我给你配药。”

李轩唔唔了两声道了谢就去输液室挺尸去了,扁桃体发炎带来的高烧并发症格外的难受,李轩瘫在病床上任由吴羽策擦药扎针,神志不清间还表示医生你别关门我有幽闭空间恐惧症大晚上的一个人在房间多可怕啊这个请求。

“我就在你对面,有啥可怕的?”吴羽策端着输液器皿站了起来,砰的一声就关上了大门,李轩还没来得及尔康手,屋门就被轻轻的推开了,吴羽策一脸歉意的说,“刚才顺手了,门敞着,你安心睡觉吧。”

吴羽策话音刚落,李轩头一歪就睡了过去。

 

李轩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总之他是被一股皮蛋瘦肉粥的香味给弄醒的,李轩挣扎着坐起身,这因为扁桃体发炎也有一天多没有进食了,现在这个香味对于李轩来说就是致命的诱惑。没错,李轩的肚子开始唱起了空城计——回荡在整个输液室格外响亮悠长。

擦,一定是值班的那个医生在吃!夜!宵!李轩咽了口口水,嗓子没有之前那么难受了,头也不晕了眼镜也不花了,并且感觉自己现在能吃下一头牛,可惜现在连个毛都没得吃啊。

“给你。”视线上方出现了一只保温桶,李轩楞了一下,顺着那保温桶看上去是一双骨节分明的手,然后值班医生吴羽策的脸出现在视线中。

“给我的?”李轩吃惊的说道,心中某个地方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给拨弄了一下,酥酥的痒痒的。

“你肚子的声音已经打扰到我看病例了!”吴羽策一脸不悦的说着,把保温桶放到了李轩手边,瞅了李轩一眼就转身回到了值班室去了。李轩这才发现这个值班的内科医生生的是如此好看,皮肤白皙,脸部线条不算硬朗,眉眼间带着疏离,真是一个好看的男人啊。

想到这里李轩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自己怎么会对一个男人想这么多。赶紧摇了摇头打开了那只保温桶,保温桶里上层放着两个肉夹馍,下面装着半桶的皮蛋瘦肉粥。李轩感动之余不忘冲着值班室吼道,“医生你还没给我餐具啊!”难不成要手抓着吃么?

 

李轩在医院了挺了一天尸就神清气爽的出院了。

吴羽策给李轩开了三天液体,并且认真的和李轩说,“你的扁桃体最好还是切除吧。”

“额,一定要切除么?”

“不然你留着它生小的么?”吴羽策冷冷的瞅了李轩一眼,“平时你的扁桃体就一级肿大,你只要上火就往扁桃体上去。”

李轩被吴羽策的语气吓到了,“那要是切除了,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

“没什么吧,切完了有二十来天只能吃流食,以后唱歌可能高不上去,”吴羽策翻着病例,“等你病好了切除得了,省心。”

 

其实李轩也不愿意每个月都往医院跑啊,主要是他毕业后工作是在一家杂志社当摄影编辑,拍的一手好照片写的一手好文章的很快就被重用了。这大半年基本就是他在杂志社挑大梁,每个月外出采照片找材料写文章的,等一个月忙碌过去了杂志印出来了他也病倒了。

李轩哭着说,他爱这份工作再累也愿意啊!李轩的扁桃体痛哭着说,你快救救我吧!

于是这期杂志的李轩负责的专栏内容变得格外的温情,全部都是在表达来自深夜的那晚皮蛋瘦肉粥的感谢。名字也取得和李轩之前写的文章的画风严重不符——《拿什么回报你那碗皮蛋瘦肉粥》,虽然看上去略中二略知音但是这期杂志意外的卖的很好,配的照片上男人模糊的侧脸意外的吸引眼球。

李轩热泪盈眶的拿着这个月明显丰厚的工资,真不枉费自己扁桃体发炎遭受的罪啊。

 

这期杂志瞬间飙到销售量TOP3的位置,吴羽策也不意外的看到了这份杂志。吴羽策皱着眉头翻阅完了这个文章,没错,这篇从内到外都透着对救命医生悱恻想法的文章,心里面只有一个想法,当初为什么要心一软就送过去了那晚皮蛋瘦肉粥啊!

还有那个配图,别以为柔化柔化柔化加滤镜后就看不来这是谁了么?

吴羽策冷静的将杂志扔进了抽屉了。

 

“叩叩叩——”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

吴羽策整了整衣服,抬头看了过去,门口站着一个很熟悉的身影。

李轩冲着吴羽策挥了挥左手,走进房间坐在吴羽策身边的病人凳上,“吴医生,我来问问你扁桃体切除相关事项。”

“这个是外科医生负责的。”吴羽策脸上还有些许愠色,语气里也没有几分好气。

“不,我相信只有吴医生可以帮我。”李轩说的那叫一个自然,冲着吴羽策眨了眨眼睛,“毕竟照我这生病频率医院可是我的家啊。”

吴羽策当初嘲讽他的话现在被这么说出来特别像是耍流氓,被耍了流氓的吴医生只觉得太阳穴突突突的跳个不停。

“况且我都说的那么明白了,吴医生。”李轩眼睛里带着狡黠。

 

后来李轩做了扁桃体切除手术,手术恢复期间隔三差五的就往吴羽策值班的办公室跑,不是患处又疼起来了就是觉得我以后声音无法恢复过来。每遇到这个状况,吴羽策都是直接对李轩进行放置play,李轩很受伤,他弱弱的表示“阿策你难道不知道照片可以虚焦照出来么?”



The End


对不起对不起之前定时发送的时候没注意粘贴错误,还好赶上了。(再次土下座——

评论 ( 5 )
热度 ( 161 )

© 叶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