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全职/轩策] 回家过年

咩年大吉~叶三三给大家拜年了~

这文可算是写出来了,憋死我——

过年就要吃肉的!所以不要嫌弃叶三三的肉渣。QAQ

前方的老师们都在高大上,我就负责接接地气。


*** ***


OOC请注意!


*** ***


[轩策] 回家过年

Written by 叶三

 

李轩和吴羽策是在大年三十早晨回的李轩老家,这还是吴羽策和李轩在一块五年里第二次踏进李轩家的大门。

两个人在之前都商量好了,今年去李轩家过年,明年回吴羽策家里过年。在去李轩家的路上,吴羽策说不紧张是假的,尽管没有表露出来,但是李轩同他说话的时候时常得不到回应。

也是,上一次来这里的记忆根本没有好到哪里去。

 

李轩和吴羽策是在大学认识的,李轩比吴羽策高一届,李轩学的影视,吴羽策学的新闻。虽然不是一个专业,但是两个学院挨得挺近的,因为专业要求两个人就有了些许交集。你来我往的可不得产生点化学反应,李轩在大二结束的时候把人家堵在教室里轰轰烈烈的告了白,就这样在一块了。

等后来吴羽策毕了业,李轩就跟家里出柜了。李轩家属于那种观念很传统的,这儿子和一个男人搞上了结果免不了一顿揍。吴羽策第一次到李轩家里就看到李轩跪在厅堂中间,李父背着手背对着门,李母坐在一旁抹眼泪的场景。

看见吴羽策来了,当着外人的面自然是不好再动手。李轩爸爸沉着脸把李轩带到书房,说了得有两个小时的话,李轩才呲牙咧嘴的出来,冲着吴羽策笑着,安慰他不要害怕都说开了。

之后就再也没有去过李轩家里,两个人工作也挺忙的,有什么东西也都是李轩带过去,所以这次,过年回李轩家,面对李轩的家人,即便是知道了李轩家人不反对了,吴羽策心里多少有点忐忑。

 

“李轩,我这样没问题吧。”

临进门前吴羽策突然问道,李轩心知吴羽策是紧张,把手里拎的东西放到左手,然后抓住吴羽策的左手,手心里一层薄汗的,轻轻地挠了挠对方手心示意不要太紧张,“肯定没问题,到时候我妈问什么你就说什么,不是还有我呢么。”亲了亲吴羽策的额头,然后敲开了门。

开门的是李轩的妈妈,正带着围裙套袖,手上还带着水,开门看到是儿子回来了,自然很开心。李轩妈妈一脸笑容的将二人迎了进来,“哎呀,还带了那么多东西做什么。”话里虽然带着埋怨但是心里是乐开了花,看到李轩后面还有一个人,也亲切地招呼,“这是小吴吧,快进屋,外面多冷啊。”

看到李轩妈妈的态度,吴羽策这才不怎么紧张了,明明在屋外还紧绷着一张脸,这会儿看到人就笑开了,有礼的鞠躬问好,“阿姨好。”开了口才发现自己嗓子居然干哑无比。

把带来的东西放到偏房,李轩妈妈就到厨房去了,“轩子你爸在书房呢,一会儿叫他出来吃早饭。”

“好嘞。”李轩应着,牵着吴羽策到了自己的房间。

拿过桌子上的纸巾轻轻擦去吴羽策手心里的薄汗,“居然紧张成这样,我妈又不会吃了你。”知道对方紧张是为什么,李轩调笑着转移吴羽策的注意力,结果一抬头,就看到了吴羽策那张万年冷静的脸,“谁紧张了?”冷哼了一声就收拾自己的行李去了。

李轩无奈的耸了耸肩,自家爱人的毛病,早就习惯了。

“轩子,你去把春联贴上!”李轩妈妈从厨房探出头来冲着李轩那屋喊道,“春联在厅堂的桌子上,你和小吴一起去贴吧。”

“诶知道啦!”李轩回了一句,就拽着吴羽策起来,“走吧阿策,去贴春联。”

上午的天不大好,雾蒙蒙的,看上去憋着一场大雪,吴羽策拿着李轩妈妈熬好的浆糊在墙上仔细的刷着,李轩踩着凳子贴上了联子。

“说起来,咱们家还没换春联呢。”李轩贴着横批冲着吴羽策说道,吴羽策拿着小刷子把边角都贴好,“等初二回了家再贴也可以吧。”

“行,等回家了再和阿策贴一次。”李轩从凳子上跳下来,两只手都沾着春联字上的金粉,冲着吴羽策笑了笑。

“快把福字贴上。”吴羽策已经把福字刷上了浆糊,就往门上贴,李轩看着突然说了句,“要是换成红喜字就更好了。”

往日在家的时候不觉得这么强烈,这会儿还真有小两口过日子的感觉,三十一早就贴春联,挂福字的。

吴羽策干脆没理李轩,搬着凳子进了屋,险些要把李轩关在门外,“诶阿策,等等我。”

贴完了春联,李轩妈妈也做好了早饭,油茶麻花、蜜枣甑糕,还有一盘水煎包。李轩看了看吴羽策,吴羽策起身去书房叫李轩爸爸出来吃早饭。

轻轻三声敲门,吴羽策推开了书房的门,“李叔叔好。”

李轩爸爸正坐在书桌前看报纸,戴着金丝边的老花镜,见吴羽策过来放下了手中的报纸,“小吴啊。”李轩和他爸爸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这眉眼还有鼻梁简直就是一模一样,带着老花镜,知识分子的稳重感。吴羽策看着这三十年后的李轩,笑了起来。吴羽策本身就生的好看,笑起来更别说了,没了平时那种生人勿近的感觉。

“叔叔快出来吃早饭吧。”

李轩爸爸摘了眼镜,把报纸仔细收好,就和吴羽策一起去了餐厅。

早饭的气氛还算的上融洽,基本是李轩妈妈问吴羽策回答,李轩时不时出来帮吴羽策挡个三两句的。

吃完了早饭,吴羽策就帮着收拾碗筷,李轩妈妈怎么肯让,“这些我来就可以了。小吴你和轩子起那么早,再回屋睡个回笼觉吧。”

吴羽策笑着拿过李轩妈妈手上的碗,“还是我来吧,这点家务我还是会的。”就收拾着去了厨房。

“妈,你就让他做吧。”李轩倒好,看着自己妈和媳妇之间相处的如此融洽,坐在沙发上看起了电视。

“你说你这么大人了,去把屋子打扫一遍!”李轩妈妈看着儿子这么懒散,皱着眉头把笤帚塞到李轩手里,“一会儿家里来人了你招呼着点,我去厨房帮帮小吴。”

厨房里吴羽策正把洗好的碗摆好,李轩妈妈进来就看到吴羽策把之前做饭的锅也一并刷了。男子哪有肯往厨房呆的啊,吴羽策做到这里已经很不错了。李轩妈妈这是越看吴羽策越顺眼,长得眉清目秀不说脾气也好。

“小吴啊,你和轩子在家都是你做饭么?”李轩妈妈切着面片,打算炸一点春卷。吴羽策洗干净了手,在一旁陪着,听到李轩妈妈问这话,便说道,“我做饭不怎么好吃,有时候李轩弄有时候出去吃,李轩做饭还是挺好吃的。”

听着吴羽策的话,李轩妈妈笑了起来,“别哄我开心了,我儿子我还不知道,从小就讨厌厨房,这灶台的事他不炸了就算好的。”

被揭穿了吴羽策也只是笑笑,拿着面片要和李轩妈妈一起包春卷,“李轩对我挺好的。”在李轩妈妈的教导下,吴羽策成功包出了一个春卷,这时候也弄得脸上沾了一些面粉。

 

上午的时候,这李轩的七大姑八大姨都过来了,年夜饭是要在李轩家里吃的。家里的窗户上都贴上了窗花,墙上也贴了年画。吴羽策从厨房出来的时候,李轩正和熊孩子下棋呢。

“阿策你来了,正好你快和这小鬼下!”李轩看到吴羽策简直像看到了救命稻草,赶紧让出了位置,“这小鬼非要让我下两种颜色!你不是下棋高手么,快来快来!”一边说着还一边冲自己小侄子挑衅,“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才是跳棋高手。”

吴羽策听得只想把李轩轰出去,“我下的是围棋,这是可跳棋!”

“哎呀差不多了。”李轩把吴羽策按在座位上,然后自己坐在他身后,看着他下。

“小叔叔输了就耍赖,大哥哥你和我玩。”小孩子长得挺讨喜的,看到吴羽策高兴的收拾了残棋。

“小鬼我可是让着你!”李轩在吴羽策身后冲着小侄子挑眉,“一会儿输了可别哭。”然后偷偷的用手环住了吴羽策的腰。

吴羽策感觉到了李轩的动作,一巴掌拍掉毛手,“别闹,要不你来下?”

“哈哈哈哈……”李轩赶紧笑着起身揉着手背去招呼自家的亲戚了,实则跑路。

下午又陪着几个熊孩子出门放炮,在天井里放不了二踢脚,李轩拿着一堆花炮,什么又仙女棒窜天猴的,出了门。当然这些炮火都是李轩点的,吴羽策就负责跟着熊孩子一块看看烟火听听响的。李轩看着拿着仙女棒和自己小侄子玩的吴羽策,忍不住嘴角弯了起来,一直觉得吴羽策性子清冷,一开始要回家过年心里也担心他会不习惯这种场合,没想到却意外地容得来。要是之前让李轩想吴羽策玩烟火的样子李轩肯定觉得违和,现在看,多点烟火味倒是真好。

“阿策你别顾着和小鬼们玩了,这个二踢脚你来放!”李轩把打火机和二踢脚递到吴羽策手上,一副“这放炮轮也轮到你了”的架势。

“小叔叔坏,大哥哥要和我们玩。”小鬼们拽着吴羽策的衣服不松开,还冲着李轩做鬼脸。结果自然李轩是在爱人委以重任的目光中去放二踢脚了。

 

在老家过年可真是热闹,李轩家的亲戚多,熊孩子就好几只,吃年夜饭的时候坐满了一桌子。吴羽策家里就他一个孩子,亲戚什么的也不在本地,过年都是自己和父母过年,三个人再怎么也没有这样热闹过,这种感觉是之前没有体会过的。

吴羽策脸上一直带着笑,和平常还真不大一样。看的李轩都有些吃味了,平日里在家哪有这样笑过,即便有也没有今天这么多。

像感受到了李轩不安分的情绪,吴羽策偷偷把左手伸到桌子下面,在李轩的大腿上抓了抓。李轩只觉得大腿一阵温热,这种像是安抚又像是挑逗的动作到李轩这里自然是归为后者,伸手抓了抓吴羽策的手,小声说了句,“别急。”这一句话气的吴羽策一顿饭都没给李轩正眼。

年三十晚上要守岁的。吃过了年夜饭,这些亲戚也都要回家了,明儿初一再来拜年的。李轩和李轩爸爸坐在沙发上看起了春晚,吴羽策跑到厨房去帮着李轩妈妈收拾着狼藉杯盘。

“小吴你也忙一天了去看春晚吧。”李轩妈妈结果吴羽策手中的碗筷,就把人往客厅赶,吴羽策挽起了袖子,“两个人做快些。”

“真是个好孩子。”李轩妈妈看着吴羽策,若有所思的,“轩子打小就听话,学习也很用功,从小到大也没让家里人操过什么心。本来说等他大学毕了业,就赶紧找个姑娘结婚,成家立业了这做父母的也就放心了。”

“阿姨我……”吴羽策刚开口就被李轩妈妈打断了话。

“轩子从小就听我的话,就在找对象这件事上没有听话。那天他回家本来挺好的都挺高兴的,结果跟他爸说找了一个男朋友不要再安排相亲了。他爸爸这火一上来直接动手了。轩子就这么跪在地上,怎么打都不肯松口。”李轩妈妈说到这里叹了口气,吴羽策注意到这个头发也有些银丝的妇人眼眶红了些。

李轩妈妈稳定了情绪,“这大概是轩子做过的唯一一件不听话的事情吧,他跟我说,他不想和你一直瞒着家里在一块,他好不容易才追到你的,想和你一起走下去。我们也知道,别看这孩子平时服服帖帖的,要是真拿了主意谁也别想改变他。”

听了这些话,说不感动都是假的。

“阿姨……”

“说了这么多还叫阿姨啊。”李轩妈妈看着吴羽策,这个腰板挺得直直不卑不亢的漂亮青年。

“妈……”吴羽策笑了笑,叫了出来,伸手拥住这个已显岁月痕迹的母亲,“我和李轩会好好的。”

“以后多来看看我们就行了。”

 

回到了客厅,李轩正对着电视笑得没了形象,李轩爸爸也一脸的笑意。吴羽策听了李轩妈妈在厨房的那些话,再看着李轩一时间不知道该是什么表情。从大学追他的时候只是觉得人挺好的可以在一块谈个恋爱,没想到这一谈就是朝着一辈子去了。

“妈,阿策快来看这个小品,笑死我了。”李轩拍了拍身边的沙发,示意吴羽策坐过来。吴羽策做到李轩的旁边,李轩就一把揽着吴羽策的腰把人搂的更近点。吴羽策心里想着先前李轩妈妈说的那些话,这会儿对李轩的动作也没什么太大的抗拒,任由李轩搂着。

今年春晚和往年比多了不少新面孔,但是节目还是那些节目,歌舞表演小品相声的,活用了几个网络时代的梗,惹得一阵发笑的也没有别的了。吴羽策看了没多久,上下眼皮就开始打架,今天忙了一天,多少也有点倦意了,强撑着精神和李轩家人坐在一块守岁。

李轩注意到了吴羽策的倦意,看着爱人的模样心里各种心疼。拍了拍吴羽策的肩膀,“阿策,阿策,我们回去睡。”吴羽策一个激灵清醒过来,还没说不用李轩就和父母说,“爸妈,我有些困了,先和阿策回屋休息一会儿,等快零点的时候我们再出来放鞭炮。”

“快回去吧,小吴也睡一会儿,忙了一天了怪累的。”李轩妈妈笑着把两个人赶回了屋子,吴羽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就跟着李轩出去了。

出了客厅的门,天井的地上已经有了薄薄的一层雪,李轩伸手感受了一下,空中是有飘着凉凉的小雪花,看上去有要下大的趋势。

“我们先去睡觉,等睡醒了就出来放鞭炮看雪。”

“行。”听见吴羽策回话,李轩抓着吴羽策的手,到了堂屋。堂屋里炉火烧着正旺,很是暖和。李轩到了一杯热水递给吴羽策,“喝点水,我去把床收拾一下。”

吴羽策接过水杯,靠在一旁的桌子上小口啜着,看着李轩利索的收拾好了床铺。堂屋里的灯有些昏暗,用得久了灯泡里已经有了一层钨气,映的屋子里有些暧昧的感觉。

李轩铺好了床,还没来得及叫吴羽策,就被吴羽策一把推到坐在床上,吴羽策跨坐在李轩的大腿上,双臂很自然的搭在李轩肩膀上,李轩双手条件反射的抱住了吴羽策腰身。昏黄的灯光不足以照亮这间屋子,吴羽策又是背光坐着,大半张脸藏在阴影中,倒是一双黑色的眼眸格外的亮。李轩一时把不准吴羽策在想什么,就这么和他对望着。



查看被河蟹掉的2657个字



看着吴羽策失神的表情,眼角带着微红,李轩忍不住了,吻掉了吴羽策眼角的泪水覆在他耳边说道,“阿策,你知道么,我其实从小就不怎么听家里的话,就两件事听了我妈的,一件是冬天要穿毛裤,还有一件就是讨一个好媳妇,过一辈子。”情话来的太突然,李轩的微哑的声音里满是温柔。吴羽策搂紧了身上的这个男人。

等两个人休息了一会儿,李轩清理好两个人身上的狼藉,楼着吴羽策说着,“累坏了吧。”吴羽策安静的靠在李轩的怀里,片刻才说道,“不对,你不是你从小就特听话么。”

李轩听到这话一愣,这吴羽策怎么知道的……等等,不会是妈妈说了什么吧。

在吴羽策的眼神中,李轩得到了答案,没错就是自己妈妈说的。

“额,其实我就是看着比较听话,不然我咋搞艺术去了!”李轩冷静的为自己辩解,然后迅速转移话题,“不说这个了,阿策你肯定累了,我们来睡觉!”

“你不是还要出去放鞭炮啊!”

“有我爸在放啥鞭炮?快睡快睡!”李轩不由分说的扒光了吴羽策的衣服,把人塞进了被窝,自己也脱了衣服关了灯钻进被窝,楼着吴羽策。

“李轩你——”

“嘘,明天还得早起拜年,要是还不睡我们可以再来一炮。”李轩刚说完,吴羽策手就摸上了李轩的内裤上,那架势就是没关系再来一炮爷奉陪。

“等等等阿策,你不累我还累呢!”李轩捂着小小轩赶紧逃离吴羽策的手,格外的给攻君界丢人。

伴随着外面的鞭炮声,李轩搂紧怀里的吴羽策,蹭了蹭枕头就合上了双眼,怀有美人,噼啪的爆竹声响也不是什么影响了。

“阿策……新年快乐……”彻底进入梦乡前李轩在吴羽策耳边呢喃了一句。

“新年快乐,李轩。”

 

 

 

Fin。

2015/2/19


评论 ( 9 )
热度 ( 245 )

© 叶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