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T/忍迹] 经年

我就是来混更的,看着L站里面二月没有产出很难过。


[忍迹] 经年

Written by Asagi


国中那会儿忍足最喜欢干的一件事就是拉着迹部去东京各种街巷的小电影院看爱情电影,然后享受着迹部靠在他肩膀上熟睡过去肩膀上的沉重感;后来在迹部不知不觉中忍足开始看起了肥皂剧,然后每天晚上准时享受到搂着犯困的迹部看电视的福利。

迹部在后来同学聚会上很坦然的表示自己对上学那会儿所发生的事都记不大清了,唯一记得的就是每周总有那么一天自己在昏暗的电影院靠着一个人的肩膀睡得很熟。

 

忍足侑士喜欢迹部景吾这是一个秘密。

从入学的第一天,忍足就对这个充满王者风范的少年倍感兴趣,说是崇拜也好欣赏也罢,忍足从来没见过一个同龄人能有迹部那份君临天下的气质,所以就感觉迹部特别的厉害。再后来的时候,忍足经常趴在迹部的班级看他上课,然后被年级主任抓到停课扔回家反省。

国二重新分班,忍足特意去神社拜了拜求了一个签还给了点香火钱,想让神明保佑自己一定一定和迹部分到一个班。神明还是很眷顾忍足的,开学后他看到分班去向表上自己名字的下面就是迹部。快速的跑到班级门口等着老师安排座位,如忍足所愿的,他和迹部被安排成了同桌,因为老师看到成绩单上忍足的国语成绩实在太差。

忍足将自己的国语书推到迹部面前,一脸开心的说,「以后就拜托迹部君帮我指导国语了,还请多多关照。」

迹部只是冷哼一声,说道,「国语差的不是课本知识而是你的发音。」

关西腔有错么我打小时候就这么说话了你要我怎么改?

有时候就觉得『距离产生美』这句话说的特别的对。

忍足和迹部坐在了一桌有那么一个星期的时候,发觉迹部在平时还是很低调的一个人,一扫开学典礼上的狂傲,安静的学习看书,或是一个人去食堂吃饭。忍足觉的迹部和普通人差不多,好像比普通人多了一点孤独。然后忍足对迹部一开始的兴趣慢慢淡了下去,再怎么有气场也不过是一个普通人。

直到有一天下午自习,那个总爱把头发扎成特别紧的发髻的英语老师有事没来,忍足看着桌子上的卷子觉得特别的心塞,于是用手肘捅了捅迹部,「迹部君要不要和我一起逃课?」

迹部皱着眉头,看了忍足一眼,又抬头看看班里,发现大多数同学都用手撑着下巴不断点头打瞌睡。然后迹部点了点头。

好吧,迹部承认这节课他确实特别无聊,看着眼前的单词一个一个都要跳起来了。

两个人从后门偷偷的溜了出去来到了操场的后方,迹部看着眼前的墙,不算太高但要翻过去也不是那么容易,他不确定的问忍足,「你确定要从这里出去?」

忍足点了点头,「难不成你还要从学校正门正大光明的走出去?别忘了我们这是逃课。」说着忍足向后退了几步,助跑起跳脚一滑然后很悲催的挂在了墙上,呲牙咧嘴的挣扎半天才坐在墙上,雅痞的笑着看下面的迹部。

这年的迹部可比忍足矮的很多,有大半头的样子。「迹部君要不要我把你拉上来?」忍足笑的特别不怀好意。可谁知迹部同样是向后退了几步,助跑起跳就从墙上翻了过去。动作利索一点也不像忍足那样丢人。站在墙的另一边,迹部挑衅的笑了笑。忍足泄了气,从墙上跳下来,拍了拍身上的灰,「没想到迹部这么厉害啊。」说着哥俩好的勾着迹部去了学校不远处的一家电影院。

迹部看着眼前略显寒酸的招牌,「为什么来这里?」要知道,他迹部大少爷要是想看电影,只要开口肯定就能在豪华影院最佳座位观看。

忍足从裤兜里摸出两张票,有点皱巴巴的,把其中的一张递给迹部,笑嘻嘻的回答,「早就想看这个电影了,电影院破是破了点,但是有气氛。」

然后迹部就跟着他进去了,这是一部很没品味的爱情电影。正如忍足所说的,是很有气氛——很有催眠的气氛。昏暗的环境,劣质的放映机,迹部看了不到十分钟就困了,这比英语卷子还催眠啊。然后在女主角用生命向男主角喊着「为什么我用尽一切都换不来你的正眼相看」的时候头一歪靠着忍足睡了过去。

肩膀上传来的沉重感让忍足一愣,回头看迹部已经睡了过去,微长的睫毛在脸上留下一片阴影。忍足看着迹部的睡颜笑了笑,没有换姿势,回过头继续看着恶俗的爱情电影。

一场电影下来忍足的肩膀算是要不得了,一动就疼得要死。出现字幕的时候,迹部揉着脖子,忍足按着肩膀两人装作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出了电影院。轻风拂过,带来阵阵凉爽,忍足和迹部谁也没说话,一路走回了学校。之后忍足开始频繁的约迹部去看电影,哪怕是用很不要脸的耍赖的手段磨迹部也要一起去看电影。那些年,为了一起看电影,忍足连「我一个人翻墙怕摔过去」这种丢人的借口都用过了。

忍足的国语成绩有了很大的提高,好玩的关西腔却没有改过来。迹部陪着忍足看了一场一场又一场的爱情电影,看过了春夏秋冬,看过了国中剩下的岁月,看到了大学。

虽然两个人都考上了东京大学,忍足念了医学系迹部去了商学院。站在东大的门口,忍足一如国中时那样将手搭在迹部的肩膀,怀里的人早不是国中那个瘦瘦弱弱的小孩子,迹部这些年长高了不少,快赶上忍足的个子了,骨架也越发的健硕。忍足勾着他肩膀的时候莫名的就有了「吾家少年初长成」的沧桑感。

「啊呀以后再想约小景去看电影可就不容易了。」忍足感慨着。

迹部听后沉默了一下,「会有别人陪你看的。」

一句话把忍足酝酿已久这才刚到嘴边的告白给堵了回去。忍足笑着拍了拍迹部的肩膀,半分豪气半分玩笑的说,「小景以后要和同学好好相处啊混不下去来医学系找我哥罩着你!」

迹部只是挑了挑眉毛,眉眼含笑的看着忍足,「谁罩着谁还不一定呢。」

 

果然,在大学的时候忍足找到了其他的人陪着自己看爱情电影。医学系的系花,一个长腿的妹子,半长的黑发用一根蓝色的头绳扎住,看上去挺踏实。姑娘脾气很好,也不介意忍足总是忙着写论文不能经常陪着自己,而且这个姑娘还总是能弄到忍足想看的各种爱情电影的票子,然后忍足牵着姑娘的手去学校外的电影院看电影。

从电影开始到结尾,姑娘的情绪都很投入,演到动情处还会留下眼泪。忍足却怎么也看不进去了,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出了电影院,姑娘总是兴高采烈的和忍足分享看电影的感受,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激动的时候还能一边说着剧情一边哭湿一包纸巾,忍足保持着绅士的笑听她或开心或难过的言语,突然有点想念以前和迹部从电影院出来后安静的吹着夜风,一个揉脖子一个揉肩膀的日子了,想着想着脸上的露出了温柔的笑。姑娘看到了自己男朋友微笑的样子红了脸颊,凑近搂住忍足的脖子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口——这是他们交往以来做过的最亲密的动作。

没错。看了那么多的爱情电影,看了那么多情侣间的亲亲我我,忍足却没有兴趣对自己的女朋友做任何亲密的动作。

忍足愣住了,姑娘因为自己有点奔放的行为羞红了脸,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

然后过了一个多星期,一天的早上系花带着哭肿的眼睛来上公开课,班里的男生围在系花的身边很体贴的询问发生了什么,然后下午便传出忍足和系花分手的消息。

晚上忍足打算借着失恋的名义把迹部约出来,看场电影也好,出去喝酒也好,就是很想看看他。可还没打电话,舍友就喊着「忍足侑士有人找」,忍足走过去一看,便看到了站在门口的迹部。现在是初冬,迹部畏寒,已经戴上了毛绒绒的墨蓝色围巾,忍足送的。那一刻,忍足别提有多高兴了,也没有细想『为什么医学系下午传出来的八卦远在商学院的迹部这么快就知道了』这个问题。一把将迹部搂在怀里,「小景你怎么来了?」

迹部有点轻喘,呼出的气体在微冷的空气中凝结成白雾,趴在忍足肩头缓了缓,又挣脱忍足的禁锢看了忍足半天,笑了。伸出左手掠过额前的头发,露出了光洁的额头。「本大爷听说你失恋,还以为你在借酒消愁呢。」说着,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两张电影票。

「走吧,本大爷请你看电影。」

忍足抓过迹部的手,微凉的指尖夹着两张电影票。忍足握住迹部的手搓搓暖暖,「下次来多穿点,看你手冻的。」

迹部挑眉一笑,拉紧了围巾,「带着围巾呢,很暖和。」

然后迹部又陪着忍足看爱情电影看过了大学三年,看过了毕业,看到了工作。

 

毕业的时候,忍足看着穿学士服的迹部,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暗恋迹部有十年了吧,趁着现在告白好了,不然毕业以后就没机会再说了。

忍足打算还是按以前的方法,先把迹部约出来看电影,等在回来路上的时候再告白,可等找到迹部的时候,刚要张口约他,迹部却看着他突然笑了,「去看电影?」忍足也笑了,这种心有灵犀的感觉不能再好,伸手将他拥到怀里,「猜对了一半。」

迹部很配合的让他抱着,六月的夜晚也没有很凉快,感受着忍足温热的体温,「看来是有话要对本大爷说。」

「没错,我是来告白的。」忍足搂紧了怀里的人,「我喜欢你,十年了。」

隐藏了十年的秘密终于宣之于口,忍足倒是轻松了很多,他安静的等着迹部回答,或是同意或是拒绝,结果是怎样都无所谓,至少『忍足侑士喜欢迹部景吾』这件事不会再只是一个秘密。

迹部晃了晃手上的电影票,「再不去可就错过片头了。」

然后迹部在公寓里陪着忍足看爱情电影看着看着变成了看肥皂剧,一天两集,忍足会非常无赖的要求抱着迹部看,或是用「我哭了谁给我递纸巾」或是用「万一我哭晕过去谁急救我?」这样那样的理由让迹部陪着。其实不过是想要把以前肩上的沉重感变成现在怀抱里的真实感,并想让这种真实感存在的时间长一点。

好吧,忍足承认肥皂剧真的很无聊。

迹部也从一开始很烦后来慢慢接受,反正在哪里睡都一样,在那个人的怀里当然更好。此去经年,那个让他靠着睡觉的少年已然变成了成熟的男子,可以给他无限的包容,可以搂着他看一集又一集的肥皂剧,而自己在他怀里可以睡得很熟。

后来迹部也说道过要不是大学的时候忍足和那个姑娘分手,估机自己也不会再去找忍足。但是他还是很想知道分手的原因。忍足一边摇头一边感慨小景还真是八卦啊,然后利索的抱住迹部热吻一通再被恼怒的迹部大少爷一巴掌扇老实了。其实和那姑娘交往的时候姑娘做的很好,但是自己还是比较喜欢看电影的时候肩膀上突然传来的沉重感,不过这要让小景知道了肯定会炸毛。挨了一巴掌的忍足坏笑着一把捞过迹部抱到客厅看晚间肥皂剧去了,用行动证明可比语言来的真实得多。

迹部一脸无奈的窝在忍足的怀里看着肥皂剧演绎的悲欢离合,旁边的忍足看的格外的认真,迹部轻轻的打了一个呵欠蹭出一个舒服的位置闭上了眼,默默感觉到忍足的胳膊微微收紧,迹部大少爷扯了扯嘴角,安然入睡。

这就够了,爱情电影也好,肥皂剧也好,只要身边那个人是他就可以了。就像是肥皂剧最普遍的定义一样,持续时间长,就行了。

 

Fin。

2014/6/16


评论 ( 1 )
热度 ( 34 )

© 叶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