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轩策] 李大当家说:来个压寨夫人(下)

前两章走起:

 

李大当家说:来个压寨夫人(上)

李大当家说:来个压寨夫人(中)

 

土匪paro 私设如山

前方OOC请注意!

前方OOC请注意!

前方OOC请注意![重说三

 

轩哥终于能抱得美人归了哈哈哈!

 

*** ***

 

[轩策] 李大当家说:来个压寨夫人(下)

Written by Asagi

 

吴羽策的房间只有一张床,现在虽说不冷,但是晚上多少有些凉意。吴羽策很坦然的允许李轩睡床上,这让李轩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吴羽策给出的解释是——你又打不过我。 

这符合读书人的设定么?虽然李轩敢肯定自己不会和吴羽策动粗,但是说出这样的话实在是让土匪有点心累啊!

半夜的时候,睡得正香的李轩被吴羽策的动作弄醒。

“唔,阿策,怎么了?”李轩睡眼朦胧的看着吴羽策,一脸的困意。

“我去厅堂睡。”吴羽策起身,正要下床。

“为什么?”

“你睡觉蹬腿,还伸胳膊。”

“诶?”

“把我弄醒好几次了。”

“额……”

李轩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么多年都是自己一个人睡,哪知道睡着了还有这种习惯啊!

“那也不能睡厅堂啊,晚上会冷的。”李轩拽住吴羽策,随口道,“要不把我脚捆起来?”

“那手也捆起来。”吴羽策看了李轩一眼,转身拿过枕头边放着的腰带。

“那我晚上要是上茅房就要把你拱醒,给我松绑。”李轩看着吴羽策手上的腰带,觉得情况有点诡异啊。

吴羽策低头思考了一下,说道,“你可以蹦着去。”

“不行啊阿策,手得松开,不然没法扶着[哔——]了!”

然后李轩被吴羽策踹下了床。

李轩就这样住进了吴羽策的房间里,直到他自己的房间屋顶修好。虽然李轩晚上还是会蹬腿,还是会把吴羽策弄醒,但是这都不算是什么大事。虚空帮的兄弟们表示终于能喝上喜酒了但是我们还要包红包真的是一点也不期待啊哈哈哈!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了,吴羽策白天给虚空的大鬼小鬼们讲讲书,晚上被李轩带着在荣耀山上逛,这里的深水涧的鱼最好吃,那里山头上长着的野果酸甜可口。虽然李轩还是会被吴羽策嫌弃没文化,但是两个人相处的还算是不错。

吴羽策怎么说也是在荣耀山下的村子里生活了二十来年的人,还不知道荣耀山里面是这样的。他小时候听说山里面有土匪,就没有上过山,这下子被李轩带着倒是将这山摸清个七七八八了。总结出来就是,山里面的生活倒是挺不错的。

这一天晚上,李轩带着吴羽策来到了那个深水涧,准备抓几条鱼烤来吃。吴羽策看着李轩挽着袖子在水里面摸鱼,一时兴起也将身上的长衫卷了起来,脱了鞋子下了水。李轩听着身后传来水声,回头一看吴羽策正小心翼翼的在河水里走着。这一看就是没练过什么功夫的人,下盘不稳。

李轩走过去,“阿策,你还是上岸呆着吧,水里凉。”吴羽策看了李轩一眼,“快去抓你的鱼。”李轩只当是吴羽策想玩会水,摇了摇头接着去找水里的鱼。

“李轩。”

“诶?”

李轩听到吴羽策叫自己,略惊喜。这是吴羽策头一回叫自己的名字。

“李轩,你为什么要呆在这荣耀山里?”吴羽策手里抓着一条活泼好动的鱼,看着李轩。

李轩:……

你他娘的抓鱼的速度也太快了吧!

“这个问题很严肃。”李轩也迅速的在河里抓住一条鱼,然后往岸边走,“虚空帮一直在荣耀山。”李轩上了岸,利索的找了干柴生了火,拿着两条鱼去河边上清理干净。吴羽策坐在火堆旁,看着李轩忙活。

“算是震慑吧。”李轩转着手里的木棍,让木棍上的鱼受热均匀,“有一窝土匪在山上,其他人对这山就少点惦记。”李轩的话并没说全,吴羽策也听懂了话里面的道理。坦言之,他也是幼时知道山里有土匪,可是长这么大,也并未见到有土匪下山来谋财害命的,村里面的楚三娘倒是经常被抢上山,但也安然无恙的回来了。说到抢人,便是前段时间直接把自己扛上山。

这群人挺好的。

吴羽策接过李轩递过来的烤鱼,烤鱼的香气弥漫在鼻翼间,一口下去,外焦里嫩,非常美味,“李轩,你要不要跟下山去村里住?”毕竟在山里面终究不如在山下村子里。

李轩吃着鱼含糊不清的说着,“山里面也挺好的,要什么有什么。”还自由。

“没有芝麻烧饼。”吴羽策冷哼了一声,默默吃着鱼,不再说话了。

篝火发出哔啵的声音,暗黄的火光照着吴羽策那张表情不多的脸上,显得生动了许多,没想到连吃鱼这样的动作都有着几分脱俗之感。

这天晚上,李轩彻底睡不着觉了,脑海中一直是吴羽策那张姣好的脸。打他记事以来就一直住在荣耀山上,身边的兄弟在一块生活着也挺好,前当家的把帮里的事务交给他就嘱咐李轩一定要守好荣耀山。下山,这件事李轩还从没考虑过,要是跟着吴羽策——

李轩扭头看了看已经睡着的吴羽策,看着那安静的睡颜,李轩觉得,好像也挺不错的。

“阿策,你要是嫁给我我就跟你下山。”

“说真的?”

这深夜里的自喃自语突然被人接了话还真的是有够吓人的啊!李轩惊恐的看着吴羽策,“阿策,你没睡着?”

“你翻来翻去的弄醒我了。”吴羽策翻了个身,冲着李轩,一双眸子在深夜里黑的发亮,“但是为什么是我嫁?”

“这个不是重点,只要你和我在一块,让我改姓吴都没问题。”李轩伸手将吴羽策搂紧了怀里。

“得了,不用改姓了,入赘吧。”吴羽策语气里带着一丝调侃。但是吴先生,你这个教书先生难道不知道入赘是你嫁给李大当家么?李轩看着吴羽策吴羽策微微上挑的嘴角,心中一动,低下头便吻了上去。

“好。”

剩下来的话语都尽失在缠绵悱恻的亲吻之中。

 

荣耀山要办喜事了,虚空帮的李大当家的终于抱得美人归了。红色的灯笼挂满了踏破虚空的寨子,空地上支起了十几张桌子,摆满了酒菜,当然还有吴羽策最爱吃的芝麻烧饼。李轩拉着吴羽策的手,坐在中间的那张酒桌旁。

“恭喜大当家。”虚空的大鬼小鬼们举起酒杯向李轩祝贺。

李轩很高兴的将杯里酒一饮而尽。

酒过三巡,大家都喝的高兴起来,一个个醉鬼开始拿着酒碗给李轩敬酒。

“祝大当家和吴先生白头偕老早生贵子啊。”

“去去去,早生贵子是这么用的么?”

“那是什么,劳燕分飞?”

“吴先生教你的都被狗吃了啊,应该是破镜重圆恩恩爱爱。”

“怎么听得这么不对劲呢。”李轩一把搂过吴羽策笑着说着,“这群家伙一看就是没认真听你讲书,得了他们的两文钱遣散费都不给了,就当给你的学费了。”

吴羽策很斯文的吃着面前的菜,“传道授业解惑,不收钱的。”语气一本正经的,李轩听得一愣,又哈哈哈的笑了起来,“看到没,我夫人就这么无私。”

李迅听了也哈哈哈的笑了起来,片刻后觉得不对劲,“大当家你刚才说什么遣散……”

“兄弟们,明天都跟着老子下山,”李轩听了李迅的话,决定趁着这会儿直接说了吧,“我们到山下,兄弟们该娶媳妇的娶媳妇,想做点生意的做生意,咱们不能一辈子窝在这荣耀山啊。”

“大当家是喝多了么,我们可是土匪。”听了李轩的话下面的人立刻跟着哄笑起来。

李迅倒是立刻明白了李轩的意思,“山下也好,找楚三娘也方便。哈哈哈!”

“这倒也是。”

“省的楚三娘老埋怨我们。”

“听大当家的,下山玩去。”

“看看哪家姑娘生的俊俏哈哈哈。”

一群人举起酒碗,附和着李轩的话。觥筹交错,和乐融融。

荣耀山脚下的村子里住进来了一群人,个个热情好客,还帮着村子里修建学堂。吴羽策骑着小黑毛驴路过新修的学堂,看到进展不错表示很满意,这群人的效率还真是高啊。村口的叶师傅也被迫收了两个新徒弟,李迅被李轩威逼利诱一起来学如何做好吃的芝麻烧饼,美名曰将来李迅好讨媳妇。

山下的日子真的是美满幸福啊。

 

“阿策。”午后的小院里,吴羽策正坐在门口的躺椅上晒太阳,李轩搬着一笸箩苞米从外面走了进来,坐到了吴羽策旁边。

“恩?”吴羽策闭着眼睛摇着那把玉骨描金扇,语气里带着一丝慵懒。

李轩看着吴羽策慵懒的姿态,好想直接把人抱回屋里啊啊啊,但是李大当家忍住了,他伸手拿过一个金灿灿的苞米,慢慢的剥了起来,“有一件事一直没问你。”

吴羽策也拿起一个苞米帮着一起剥,“什么事?”

“你可有喜欢的姑娘?”李轩剥着玉米漫不经心的问着。

吴羽策:……

咔嘣一声,吴羽策掰断了手里的苞米。

这都成亲了啊!

“我我我有日在街上看到你,你在胭脂水粉铺子前挑脂粉可是要送给喜欢的人?”

“给楚三娘的,去她家时不小心碰掉了她的脂粉盒。”吴羽策拿着玉米冷静的回答道。

李轩听了,嘴角微微上挑,“还好,害我一直觉得你有喜欢的人。阿策,今晚上快来让你男人压一压,正好来压压惊。”

这事过去多久了现在才想起来,分明就是找借口。所以想当然的,李大当家又被吴先生拿起一旁晒干的很无辜的苞米给打了。哎,这哪像读书人,这明明就是土匪啊。

 

 

 

 

那些你不知道的事情

 

吴羽策那天站在胭脂水粉铺子前,看着手中的脂粉盒,心中想的是:这都是什么鬼?

 

在李轩心中吴羽策一直是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存在,直到有一天,李轩半夜醒来发现吴羽策不在怀里,起身出门去找,然后就在厨房看到吴羽策正在和烧鸡腿奋斗,看到李轩进来,一脸茫然。李轩觉得,好可爱……

 

李轩特别讨厌那只会摇尾巴的小黑毛驴,因为吴羽策每天早上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去给驴子喂饲料。当然那只小黑毛驴也特别讨厌李轩,因为李轩总是企图在它背上对吴羽策酱酱酿酿。

 

李轩第一回自己做芝麻烧饼差点把灶台炸了,尝试了好几回才成功。端到了饭桌上被吴羽策好一通嫌弃。但是吴先生还是吃完了。

 

其实,李大当家做饭的时候,吴羽策都会过来偷偷看着,别想多,吴先生只是怕李轩炸了灶台还要花银子修。


Fin。
  

评论 ( 8 )
热度 ( 247 )

© 叶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