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轩策] 李大当家说:来个压寨夫人(中)

土匪paro 私设如山

前方OOC请注意!

前方OOC请注意!

前方OOC请注意![重说三

 

 上章走起 

 

轩哥哥终于把策策抢回家了哈哈哈! 

 

*** ***

 

[轩策] 李大当家说:来个压寨夫人(中)

Written by Asagi

 

等李轩骑着马飞奔到村口的时候,已经把虚空帮的弟兄们落了一里地的距离,大家表示很能理解,当家的娶媳妇嘛,我们才不会赶上去抢风头,我们才不是故意放慢速度的。  

吴羽策这会儿正在村口的叶修烧饼铺排队买芝麻烧饼。这家烧饼铺子卖的烧饼可是村子里最好吃的,芝麻多,烧饼外焦里嫩,味道不咸不淡刚刚好,吴羽策最喜欢吃的也就是这家的烧饼,每次在学堂教完书就来这里排队买烧饼。

李轩一眼就看到了长队中的吴羽策,今天吴羽策穿着一件月华色的长衫,黑色的长发在脑后随意的绾了起来,全身上下没有一点点缀,清冷的表情,显得有几分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哪怕此时吴羽策正将银两递到叶修的手中,接过包着四个芝麻烧饼的油纸袋。刚做好的烧饼冒着热气,白色飘渺的蒸汽将吴羽策未绾住的发丝吹起,有几分像街头小话本里面描写的仙女下凡的感觉。李轩看的有点愣了,从未见过这么脱俗的美人。

吴羽策拿着芝麻烧饼,走出了叶家铺子,就被一个身形与自己相仿的男子拦住了。吴羽策向左迈了一步那男子也向左迈了一步,吴羽策只好向右走,结果被男子一把抓住了手腕。

“你是什么人,”吴羽策手里还拿着四个芝麻烧饼,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挣脱,“不要挡着我的路。”

李轩看着吴羽策此时的表情也未带一丝慌乱,笑了笑,说道,“你的男人。”然后抓住吴羽策的手一拉一扯直接扛在了肩头上,扛到了马背上,“走吧夫人,跟我回家。”吴羽策直觉得一阵天翻地转,反应过来的时候,李轩的马开始跑了起来,手里的芝麻烧饼也没拿稳就这么掉在了地上。

虚空帮的兄弟们刚赶到村口,就看到自己大当家的扛着一个人策马而来。马背上的人似乎还在说什么“快放我下来烧饼掉了”啥的。这是……

这他娘的是已经抢过来了?就这么得手了?吴先生好弱啊!

一群人纷纷表示好失望,还想来看热闹的啊,就这么飞快的解决简直不能理解。得了我们还是回去布置一下寨子办喜事吧。

然后当天晚上,踏破虚空的寨子里挂上了红灯笼,摆上了十几桌的酒席,欢欢喜喜的准备迎接夫人来山寨。

而在寨子尽头的那个小楼里,气氛似乎有些凝重。

吴羽策一言不发的坐在桌子旁边的圆凳上,桌上摆着几盘小点心,还有一壶冒着嫋嫋水汽的清茶。李轩放下手里的衣服(兄弟们塞过来的红色喜服)走了过来。

“先吃点东西吧。”李轩将桌上的蜜饯推倒吴羽策的面前,吴羽策连看都不看一眼。

“那喝点水,回来了还没有喝水。”李轩又拿起茶壶倒了一杯放在了吴羽策面前,吴羽策依旧不看他。

李轩顿时有些焦躁,从见面说了两句话还有在马背上说了句什么烧饼掉了以外就再也没说话了,连问自己把他抓来是做什么都不问,到现在了一直沉默着。这他娘的一看就知道是教书的,性子硬成这样。

“好吧,你想做什么?”李轩在屋子里转了两圈,然后问道。

吴羽策看了他一眼,继续眼观鼻鼻观心,简直冷静极了。

“只要你说出来,我肯定依你。”李轩一脸诚恳的看着吴羽策。

“那你把我放下山,我得回去,学生还等着我上课呢。”吴羽策站了起来,走到了窗户前,推开了窗户,“天色也不早了。”快让我回去现在还能买几个芝麻烧饼。

这一句话把李大当家的噎了个跟头,老子他娘的是把你抢上山来当夫人的,怎么可能放你回去!

李轩毕竟是一个粗人,虽然比起虚空帮里的那些稍微看过点书,但是这么多年呆在山里多少带了些匪气,于是听了吴羽策的话反应过来就直接说,“不可以,你是我夫人,怎么可能让你下山。”

“那我非要下山呢?”

“把你捆起来。”话音刚落,屋门就被李迅推开,一把拽过李轩拖出屋去,“吴先生你先喝茶,我找我们大当家说点事。”

一出屋门李迅就一脸嫌弃的看着李轩,“人家是文化人,你要客气点知道不,顺着来。”李轩一听,第一感觉是李迅说的对,但是转念一想,“那老子不照样哄着他。”

“娶媳妇不都这样么,”李迅嘿嘿的笑着,“这好歹是当家的看上的,要不然你弄上来一个村里大妈大爷塞给你的那些姑娘你乐意?”

那明明是你塞给我的!

“要不我先去劝一下?”李迅说着就进了屋。李轩也没反对,默默的趴在屋门听里面的动静。

“我们大当家的就是看上了你,然后把你扛上山来自然会对你好,你看你回去也只能教书,我们大虚空什么都有,你还可以做账,吴先生你就和我们大当家试试得了,我们大当家可威猛……”李迅话没说完,门就从里打开了,“大当家的救命啊!”李迅叫着窜了出来。李轩迅速往边上一躲,这才没被李迅撞个满怀。

吴羽策手拿茶壶一脸怒意的看着李轩,“我们萍水相逢,我连你叫什么都不知道就被你抓上山来,还有我的芝麻烧饼,我的毛驴——”

“你的毛驴已经被带上山了,在马厩里吃的正好。至于芝麻烧饼,虚空的大师傅也会做。”李轩走了进来,看着吴羽策,“我叫李轩,虚空当家的。其实虚空挺好的,你先住下来。”李轩走进吴羽策,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试图安抚一下,结果被吴羽策躲过了。

“土匪?我不要。”吴羽策果断拒绝了,李轩尴尬的收回了悬在半空的手,“为什么?”

“因为你是土匪你没文化。”吴羽策嫌弃的看了李轩一眼,坐了回去。

李轩瞬间愣了,他娘的老子当了十多年的土匪居然被人嫌弃没文化了,你都说我是土匪了,那当土匪要什么文化要什么文化要什么文化!虽然老子平时不会下山为非作歹的,但是老子也是土匪好不好!李轩冷静了一下,没有直接跳脚,“要不这样好了,吴先生就留在虚空,明天开始教弟兄们识字,就当是我们请你上山来的。”语气很诚恳,吴羽策也没想到李轩会突然这么说,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的毛驴我们也会喂好它的,它那么瘦弱。你要想吃芝麻烧饼,虚空大师傅也会做,还不行我随时下山给你买。如何?”

吴羽策心里一合计觉得自己要是强行逃呢也逃不掉,李轩现在提的建议似乎挺不错的,那就留下来吧,但是……

“山下学堂里的孩子们呢?”

“这个关……”

李轩很想说那关老子什么事!但是觉得这样很有可能会影响在未来媳妇心中的形象,于是赶紧改口,“学堂里又不止你一个先生,放心吧。”这倒是,教书先生有三个,虽然里面还有一个方锐,但是应该没问题,于是吴羽策就留在了荣耀山虚空帮里。

大伙儿看到吴羽策留在虚空个个都替李大当家的感到高兴,虽然还没有成亲,不过也快了,哎呀一想到要送红包就觉得有些心疼。可是大伙儿万万没想到,把吴羽策留在山上简直是个错误,还是那种脑子被驴踢了的错误!

 

吴羽策是个读书人,倒不像是教书的夫子那种满脑子之乎者也但是也有着读书人该有的气节。那晚上李轩的缓兵之计——吴羽策留下来将虚空的大鬼小鬼们念书这事很快被提上了日程。不出三日,一大堆的四书五经笔墨纸砚被运上山来。吴羽策还征用了踏破虚空的后院,弄得还真像是一个学堂,只不过坐着的都不是小孩子,而是一个个的大老爷们。再者说,吴羽策是个教书的,细皮嫩肉的也不敢动粗,一群大老爷们这能跪坐在矮桌前,听吴先生教书,场面要多诡异有多诡异。

“没想到,大当家的夫人这么能干。”李迅站在李轩的身后幽幽的说道。他这会儿刚被吴羽策放过,被灌输一大堆的人生理想做人要有追求的李迅简直想死。我们是土匪好不好,我们只想过清闲日子并不需要那么大的追求好不好!

“那必须,老子看上的人。”李轩语气并没有半点自豪,他和李迅还不同,因为他是大当家的,所以他压根不能离开课堂,一天下来,完全都是听不懂的东西,李轩没睡过去就算好的,更别说听进去多少,现在只想逃回房里冷静一下。所以李轩在吴羽策说下课就立刻逃回了房间?那不许不能够啊!

李轩一步不离的跟在吴羽策身后,往房间走去。

“阿策晚上想吃什么?”

吴羽策听到李轩这样称呼自己愣了一下,在吴羽策同意留在踏破虚空了,李轩便立刻改了口,左一个“阿策”右一个“阿策”的叫得甚是亲密,在上山以前还从未有人这样称呼过吴羽策。其实李轩想直接叫吴羽策“夫人”的,但是考虑到二人还未成亲,这样不太合适,便作罢了。

“村口的叶修家的芝麻烧饼。”吴羽策整理着衣领,开口道。

芝麻烧饼,又是芝麻烧饼!李轩听的有些头疼,“大师傅做的不好吃么?”

“叶修做的烧饼芝麻多,还香。”吴羽策说完,甩了甩衣袖,快步走在了前头。李轩只好叫来小弟下山去买芝麻烧饼,并且表示,日后一定铲了那家芝麻烧饼铺,再把做烧饼的那个叫叶啥的抓上山来!

吃过了晚饭,吴羽策也没着急回屋,而是去了马厩看了看自己的那头小黑毛驴。

小黑驴拴在马厩里最左边的那根柱子上——以前是栓李轩的马的。这会看到吴羽策过来,很高兴的叫了一嗓子。吴羽策走过去,轻轻揉了一把小黑驴脖颈上的鬃毛,几天没见,小黑驴着实胖了不少啊。因为小黑驴的到来,李轩的爱马被挤到了别的位置,这会儿看到吴羽策来,也跑过来想蹭他,吴羽策可是他驮上山来的,亲密接触过的。但是吴羽策很敏捷的躲了过去,并不想再被颠一次啊!

看了小黑驴过得挺好,吴羽策也放心了,看来李轩对自己的驴还挺上心的(并不是)。吴羽策这样想着慢悠悠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刚踏进院子就看到自己屋门口蹲着一个人,走近一看,发现是李轩。

“李大当家找我有事?”

吴羽策轻声询问。

屋顶上趴着的一排人纷纷摇头,都来山上有些日子了,不应该称呼“阿轩”了么,就算不叫“阿轩”也应该是“夫君”这样让人脸红的称呼,没想还这么生疏的称呼“大当家”,这个进度真是让人着急啊。

李轩站起身来,“阿策,我今晚上可能要在你这里借宿一晚了。”李轩叹了口气,“我房间屋顶漏了。”

“漏了?”吴羽策一脸吃惊,这是茅草屋顶么,这么容易坏。

“对,”李轩一脸沉重,“而且踏破虚空也没有其他空房了,兄弟们也都是两人一间房。对了我带了你最爱吃的芝麻烧饼。”李轩举起手中的油纸袋。

吴羽策看到熟悉的油纸袋后眼睛亮了一下,点了点头,“那便进来吧。”吴羽策打开房门,走了进去,找到了蜡烛点上了灯。

屋顶上一排人对着李轩竖起了大拇指,兄弟们只能帮你到这里了,大当家的努力啊!然后李迅扔下来一个小瓶子,带着兄弟们迅速离开了屋顶。

没错,李轩的屋顶就是这群贴心的兄弟们的杰作,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李轩的房顶凿了一个洞,李轩回到自己的房间,简直要傻了,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在李迅的解释下,李轩觉得这个主意甚好,终于可以入侵阿策的房间了,非常值得大笑三声。

“还不快进来。”吴羽策回头看他,嘴角微微上挑,墨色的长发被晚上的风轻轻吹起,一身月华色长衫翩跹若仙,映着屋里摇曳的烛火,那姣好的容貌让李轩看的只觉得一阵热意涌到下身,情况有点不妙啊。

李轩赶紧别开眼睛,连李迅扔下来的小瓶子都没细看,就塞进了衣服里。“我去给你叫洗澡水。”李轩刚踏进屋子里就转身跑了出去。

李迅带着兄弟们正激烈的讨论晚上谁守夜烧洗澡水大概几点烧水就看到李轩跑了过来,“李迅去烧洗澡水。”兄弟们听到这话瞬间觉得这他娘的也太速度了吧,才多久啊就把吴先生给办了,大当家厉害啊!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是吴羽策要洗澡,李轩被轰到了屋外面等着,李轩无聊的看着地上的蚂蚁。李迅看着自己大当家的样子就觉得真是没用啊,这时候就应该推门冲进去然后这样那样一通啊!李轩瞅着李迅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我敢肯定我要是这时候进去肯定会被打出来。”

“啊!”

这话音未落就听见吴羽策屋内传来一声惊呼,然后又传来一声巨响,李迅还没来得及提醒李轩,李轩就冲了进去。推开房门便看到这出水美人图。浑身沾满水汽的吴羽策只裹着一件单薄的里衣,连亵裤都不及穿上,两条肌理细腻的长腿骨肉匀停,潮湿的墨色长发披散着,几缕调皮的发丝贴在吴羽策脖颈上,锁骨深陷,甚是勾人。但是为什么手上会抓着一只青蛙?!

“发生什么了?”李轩脱下外袍准备披到吴羽策身上。

“没什么。”吴羽策一脸淡定,然后把青蛙放在了李轩的手上,“突然蹦出一只青蛙,吓了我一跳。”

李轩:……

为什么不觉得你这一脸冷静像是被吓到了啊!这好像是李迅养的宝贝青蛙吧,怎么会跑到这里来!

小青蛙四脚朝天的躺在李轩的手心里,一动不动,好像连呼吸都停止了,“这……”是死了么,可不能让李迅知道啊!

“哦,它瞪我,我便瞪了回去。”吴羽策冷静的回答到,“应当是晕了。”

李轩:……

 

 

To be continued...

 

评论 ( 15 )
热度 ( 193 )

© 叶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