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轩策] 李大当家说:来个压寨夫人(上)

我又来了,在这里介绍一下自己嗷,小透明一只嗷QAQ

可以叫我春虫虫,也可以叫我叶三。

谢谢大家对我上篇文的小红心和小手,这是第二篇双鬼文,我会继续进步的!

*** ***

 

土匪paro 私设如山

前方OOC请注意!

前方OOC请注意!

前方OOC请注意![重说三

 

*** ***

 

[轩策] 李大当家说:来个压寨夫人(上)

Written by Asagi

 

最近荣耀山上可发生了一件不得了的事情——虚空帮的李大当家李轩要下山抢美人做压寨夫人。 

虚空帮是荣耀山里面的一窝土匪,只不过这帮土匪与小话本里的土匪可不太一样。一般来说土匪的职务是啥,不就是每天拦在上山的必经之道上收点买路财,或者是帮里面一群会点拳脚功夫的老爷们拿着砍刀冲下山来到村子里抢抢粮食劫点财的。但是虚空帮可没这么做,人家在山里面开了荒种了地自给自足特别开心,闲着的时候还做做木头生意,上山砍砍树运到山下,山下的百姓可喜欢虚空帮了。这虚空帮还盖了一个特别气派的大寨子,寨子大名踏破虚空,旁边还堆着一堆骷髅头,还都不是人的骨头。

但虚空帮毕竟还是一个土匪帮子,要说做过什么特别土匪的事,也就是经常下山把村子里面对粮食种植特有研究的楚三娘扛到山上看看地里面的麦子为啥总招虫子。

这不,李大当家的到了该娶媳妇的年纪,帮里面的兄弟们都在李大当家的面前不停的劝说当家的赶紧去山下找一个美如花的娇娘回来兄弟们是指不上娶媳妇了当家的长得也算是英俊肯定有姑娘愿意上山的。

李轩听着这些话直觉的脑仁疼,一个人在山里面自由惯了,除非脑子有病才想着讨个婆娘回来管着自己。于是李大当家听得心烦了,拿着一坛子烧酒跑到寨子最高的那个屋顶上喝酒去了。

李轩刚翻到屋顶上,屁股还没挨到屋脊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大当家的”,吓得脚下一滑差点没栽下屋去。李轩回头一看,李迅正攀着屋檐边上搭着的梯子,露着一个脑袋冲着自己直笑,“你是要吓死我么?”李轩笑骂道,“上来陪哥喝几口。”李迅手脚利落的爬上了屋顶,做到了李轩旁边。

“大当家的是为讨媳妇的事情心烦么?”李迅拿过李轩手上的酒坛,先开酒封凑过去闻了一下,“哎呦好酒。”

“真不知道帮里面的兄弟们是怎么想的,”李轩语气里带着一点无奈,“婆娘有什么好的,总是爱耍性子还需要哄。”就比如那个老被请上山的楚三娘一看到麦子长得不好就要教训兄弟们一通的,一看就很难搞好不好。

李迅恩恩的应着,就着酒坛子喝了好几口酒,才心满意足的舒了一口气,“女人总有女人的好处,我看大当家的应该是和女人接触的少才这么认为,要不咱们下山一趟,先看看哪家的姑娘好,没准会有大当家喜欢的。”然后又仰头喝了几口,把酒坛子扔到李轩怀里,“再说了,我们好歹也是土匪,不下山抢个压寨夫人回来像话么!”李轩听着李迅的话觉得也挺有道理,然后点了点头,没错,当土匪就要有当土匪的觉悟,下山抢个压寨夫人这件事想想也觉得挺带感。

“李迅你居然这么会儿功夫就他娘的喝干了老子的酒!”

 

第二天晌午的时候李迅就带着虚空帮大当家的李轩骑着马下了山,今天天气还算得上是比较清爽,不像前几日那么烈阳高晒,两个人也没有带草帽,就这么骑着马进了村。这刚一进村,原本熙熙攘攘的街道立刻安静了下来,街道旁边正在买卖东西的百姓看到了李轩立刻从怀里掏出了什么东西开始往李轩身边跑,李轩这牵着马在道上还没有走出百米,就被一群百姓乌泱乌泱的围了起来。

这凑近了李轩才看到,村里的百姓手里面拿着的都是各种画像。离得近的人恨不得将画像贴到李轩的脸上,那些外圈的人看着着急直接喊道,“李大当家的,来看看我家的姑娘,生的可俊俏了”,“当家的别听那人瞎说,看看俺家闺女,女工啊做饭啊都特别的好”,“大当家的俺妹子也不赖,屁股大生儿子,准保给你一年生俩两年抱仨”。个个声嘶力竭的生怕李大当家的听不到。

这他娘的是个什么情况!

在人群中心的李轩被眼前发生的事情给吓到了,自己下山的次数不算多啊,每次来也都带着草帽,这不至于村里的百姓都认识自己这张脸吧!

李轩想问问李迅这什么情况,抬头一招,李迅已经被激动的百姓挤到外面去了,正在不远处站着一脸看热闹的看着自己。李轩拽住缰绳,试图骑到马背上,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真是没有办法了。

“各位请安静一下。”李轩提高声音。周围的百姓看李轩开口,瞬间安静了下来,一脸期待的看着李轩。

“李某并未将要娶亲之事广而告之,所以各位是……”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哎呀,村里面都贴满了,说李大当家的要从村里面选一个美如花的姑娘当媳妇。”离着李轩近的大妈们都从怀里拿出一张纸,抖搂开给李轩看。李轩这一看直觉得两眼发黑,因为纸上写的大大的“招亲”二字,还画上了李轩的画像,真是英俊的美男子啊!

“对啊对啊,还说大当家家底雄厚温柔体贴。”

“所以大当家的快来选一个吧,看俺家闺女多好看。”

李轩:……

“大家都安静一下,”李迅看够了热闹才挤进人群,一边走一边将百姓手中的画像拿过来,“首先谢谢大家为我们大当家的娶亲之事关心,这些姑娘们的画像我们当家的都会看的,大家不用着急。”不一会儿李迅手里就收了一大叠的画像,站在了李轩的身边,把手里的画像塞进了李轩的怀里。

李轩:……

“而且我们大当家的比较羞涩,大家切莫太过激动,万一大当家一羞涩就不来了。”李迅话还没说完,就被一脸怒意的李轩兜头打了一巴掌。身边的百姓看到这一幕,一脸的“我明白了”,对李轩投以理解的目光。

李轩:……

李轩:……

李轩:……

大家看着拿来的画像被李轩收了也便散去了,不一会儿街道上又恢复成往日那样。李轩盯着怀里的画像,转头问李迅,“这是你干的吧!”

“怎么可能,”李迅立刻摆了摆手,“这可是帮里面的兄弟们一起做的,大家都对你的亲事都很关心啊。”并且要知道我们请先生来画像花了多少银子么。

李轩顿时觉得很无力。

 

“呀,吴先生来了。”

“吴先生好啊,有什么需要的么?”

“这个要多少钱?”

什么人,怎么的百姓看到后如此高兴。李轩好奇的往街对面看了一眼,就看到一个穿着淡墨色长衫的男子,身后跟着一头有些瘦弱的小黑毛驴,站在卖胭脂水粉的铺子前。李轩正看着那边,见他拿起了一盒脂粉又放回了摊位,过了一会儿,终是没有买下那脂粉,转身要去牵那头小毛驴。男子面色有些苍白,眉眼间带着几分清冷疏离之意,如画中之人一般让人一见倾心,但是身形有些清瘦单薄。李轩看着心生几分怜惜,一定是买不起吧,然后转头对李迅说,“去把那家水粉铺子的东西包下来。”然后送给那个美少年!

李迅一脸惊慌,“大当家……”你居然还有这种爱好,真没看出来啊!

“你想什么呢!”李轩拿着手中的画像卷成的纸卷很敲李迅,“还有,问一下那个牵着驴的那人叫什么。”李迅瞅着那人的背影好像明白了什么,转身便向旁边卖水果的大妈打听。

“那是村子里的教书先生,叫吴羽策。”大妈说着,带着几分得意,“吴先生生得多好啊,这么一算好像也到了成亲的年纪,他爹娘过世的也早,一个人也挺不容易的。”李轩在一旁也听得真切,一个人啊,那他去看胭脂水粉,怕是要送给心爱的姑娘吧。

 

回到了虚空帮,李轩随手将从山下收来的画像扔到桌子上,心里略烦躁。李迅跟着他进来,张口便是,“大当家的不会看上那个教书先生了吧。”

那必然啊,长得好看名字也好听。

李轩被戳中了心事,脸色有些不好看,但还是叹了口气说道,“看上了又如何,都去看胭脂水粉了,估计也是有喜欢的人了。”

“大当家还真是……”这一看上便是看上了一个男人,口味有点奇特。

“要不下山抢亲吧。”李迅说着,“选一个黄道吉日,大当家你带着弟兄们一起下山,把吴先生抢回来。”

“这合适么?”李轩想了想,觉得有些不妥。

“有什么不合适的,别忘了我们可是土匪!平日里我们老老实实的,怎么也要有点土匪的气质吧!”等等,这骄傲得意的语气是什么情况,这有什么好得意的。

李迅说着转身出了屋门,“我去和兄弟们商讨个黄道吉日,一会儿让小盖过来给你选选衣服。”

 

抢亲,啊不,毕竟人家也没娶亲,总之是,抢人的日子定在了三天后,大家表示对夫人的性别很能理解,只要当家的喜欢就成。

这一大早盖才捷和李迅就把李大当家的从床上弄了起来,李轩迷迷糊糊的被套上了一件特别斯文的锦绣云纹长衫,腰间还别着一把玉骨描金折扇,一看就特别的有钱,还挂上了一个玉佩。李轩看了一眼自己的打扮,真个人都震惊了。平时骑马打拳的习惯穿短打,现在弄这么一身长袍,真心不习惯啊不习惯。

盖才捷看出自家老大的纠结,开口道,“第一次见面怎么也要隆重点。”

“就是就是,省的让人家吴先生觉得你是山野莽夫不愿和你上山来。”李迅听见了飞快的插了一句嘴。

好像说的你就不是山野莽夫一样。

李轩沉默了一会儿,“既然是要下山抢人,没必要穿成这样,而且这样拿大刀也不合适。”毕竟我们是土匪么,就要有土匪的气质!

李迅和盖才捷这样一琢磨觉得大当家说的挺对,然后手脚飞快的将李大当家扒干净换上了平常的衣服,还很仔细的把大刀挂在李轩的腰上。

“没事,我们大当家长得英俊,穿什么都好看。”进来凑热闹的葛兆蓝飞快的接了一句,“大当家,先前兄弟们下山看了,吴先生正在村口呢,我们骑着马直接下山进村就行。”

李轩点了点头,出了屋门,就看到虚空帮一堆人一脸激动的看着自己,简直想不管大当家的直接冲下山去。毕竟很久没有这么土匪过了,我们可是一点也不期待!

李轩咳嗽了两声,“辛苦兄弟们了,我们下山。”然后轻轻一跃坐到马背上,双腿一夹马肚子就带着虚空的大鬼小鬼们浩浩汤汤的下了山。

跟在李轩后面的盖才捷突然想起来什么事,扭头问了李迅一句,“看到吴先生要说什么大当家的想好了么?”

李迅:……

他娘的忘记和大当家的说了。

 

To be continued...

评论 ( 29 )
热度 ( 248 )

© 叶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