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轩策] 对不起阿策我硬不起来

终于赶在策策生日的时候写完了!

吴羽策生日快乐嗷!

*** ***

性转[并不是!

前方ooc请注意!

前方ooc请注意!

前方ooc请注意![重说三

第一次写双鬼写的不好求原谅!我还会进步的!

本来想写的逗比一点但是我发现我失败了!希望不要雷到大家!错别字也请放过,明天再修改!

直男梗部分参考初五太太的条漫。希望太太不用要介意![土下座

*** ***

[轩策]对不起阿策我硬不起来

Written by Asagi

 

李轩早上睡醒的时候总是习惯性的侧头看看枕边的吴羽策,今天也不例外。有着良好生物钟的李大队长在时针指向七的时候睁开了眼睛,并且向旁边看了眼,可是这回,他没有看到亲爱的副队吴羽策。

大概是睡醒了吧。

李轩如是想着,翻了个身便想继续睡,手一伸碰到了一个温暖的物体。李轩迷迷糊糊的脑海中闪过的第一个想法是,滑滑的软软的手感好棒,第二个想法是阿策睡觉好可爱还钻到了被子里。心满意足的李队长搂紧了“阿策”,咦,怎么阿策的腿短了这么多?李轩想着,手却习惯性的往上摸,然后就摸到了软软暖暖的一团——

等等这画风不对劲!

卧槽!!!!!!

李轩脑中顿时跑过无数匹草泥马啊马蹄纷飞的一下子就清醒了!

手上这触感,操操操这特么的是妹子吧,绝逼是妹子啊!

李队长抱着必死的心捏了捏手中的软绵绵,又往下摸去,居然没有摸到小小策啊伐开心!!!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画风不对——

李轩卷着被子从床上滚了下去,这时候床上的人因为李轩一系列的动静从睡梦中清醒过来,揉了揉眼睛,坐起身来。然后,一副很香艳的妹子半裸图展现在了李轩面前,但是李轩很没出息的用被子遮住了眼睛连“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都没问,心中不断呐喊不要长针眼啊不要长针眼。

“李轩大清早的你折腾毛啊!”

声音有点耳熟啊,是阿策的声音,但是又比阿策的声音软糯了不少。在这种时候车干大大怎么会考虑这么多呢,听到这声音,李轩只当是吴羽策进了屋子,立刻顶着被子大声解释道,“阿策我床上有一个妹子……”

不对——

“啊啊啊啊啊阿策我和她什么都没发生!”

然后房间内变得特别的安静。

李轩心中各种忐忑,阿策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被我气死了?我本来就没和妹子发生什么,顶多摸了一下那啥!李轩这般想着,伸手轻轻掀开了头上了被子,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皮肤白皙骨肉云亭的漂亮姑娘坐在自己的床上,房间里哪有什么阿策!

“李轩……我……”漂亮妹子扭过头看向了李轩,李轩下意识的闭眼,“我我我我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而且你为什么知道我叫什么!

“李轩,你把眼睛睁开。”

李轩紧闭着双眼疯狂摇头。

“我叫你把眼睛睁开!”

李轩:……

这声怒吼真心太像吴羽策了,李轩睁开了眼睛,漂亮妹子赤裸着上身双手抱胸坐在床上,下身穿着一条灰色的男士平角内裤,两条修长的腿相互交叠。李轩见没露什么重点部位,这才仔细看妹子的脸。亚麻色的长发,巴掌大的小脸,微微上挑的丹凤眼,左眼角下一颗惑人的泪痣。

世界安静了三分钟——

“卧槽你是阿策!”李轩声音中带着颤抖,整个人都斯巴达了。这特么的不科学啊,明明昨晚上搂着睡觉的还是自己高冷的副队,今天早上醒来就变成了一个身材热辣的妹子。这难道是在荣耀游戏么,不但能把技能点洗了重置还可以修改性别?

吴羽策冷哼了一声,一脸的不快,显然也没从目前的状况中理出什么头绪。李轩从床边一堆衣物里迅速翻出一件衬衫递到吴羽策面前,李轩的神色带着几分不自然,“阿……阿策,你先把衣服穿上。”吴羽策点了点头,然后伸开了胳臂。胸前两团软绵绵就这么暴露在空气中了,视觉冲击力简直了!

李轩只觉得一股热气冲到了脑顶,鼻子下面凉凉的,连忙捂着鼻子冲进了卫生间。

操居然流鼻血了,真的是太丢人了啊啊啊啊。

在卫生间里,李轩用凉水疯狂的洗着鼻子,水池边上还有带着淡红色的水迹。这也不怪李轩,因为在很久很久之前,李轩可是一枚比钢管还要直的小直男啊。

待李轩清理好了鼻血,又用凉水使劲拍了拍有些发烫的脸颊,才走出卫生间。寝室里的吴女士已经穿好了衣服,其实只是穿着一件男式衬衫。现在的吴女士只有一米六,胸前被撑得很……美好,衬衫的下摆刚好遮住了屁股,就像一条小短裙一样,两条骨肉云亭的大长腿就在外面晃啊晃的。看的李轩只觉得刚才那股热气又冲到了脑顶,鼻子又开始有些痒了。

“阿策,你、你先穿上裤子。”李轩捂着鼻子支支吾吾的说着。吴女士面无表情的拿过以前穿的裤子,“太大了也太长了。”衬衫下摆随着吴羽策的动作上走了一点……

李轩:……

一件虚空队服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出现在了吴羽策身上,宽大的队服把该遮的都遮上了,没错这就是车干大大手速爆发的成果。“阿策,”李轩叫了吴女士一声,“要不要我把咱们虚空大厅那个鬼刻等人模型身上的衣服偷过来给你?”

吴羽策的脸瞬间就黑了,眼看就要召唤鬼剑士大招鬼神盛宴将李轩吞灭时,李轩的手机响了。平时觉得这“滴滴”的声音炒鸡烦人的李轩此时觉得这简直就是救命之声啊,赶紧从一堆衣服里找出了手机,是李迅发来的短信——

“队长,说好的今天将团队战战术呢!”

操,不知不觉竟然错过了训练的时间,这真是队长的失职啊。但是,副队这样,要怎么研究战术啊,用美人计么?

“谁发来的?”吴女士拉好了队服的拉链抬头问了李轩一句,然后将过长的袖子卷了两下,一件队服瞬间变成了短裙。“李迅,”李轩把手机放到了吴女士眼前,“说好的今天研究战术。”

“那就走吧。”

“哦好。”

“……”

“等等阿策,你这样要怎么去见队员啊!”李轩一把抱住要出门的吴女士,艾玛小腰细的简直了还好软等等——反应过来的李轩迅速松开了手,这可是妹子啊,不是以前的基友啊!

吴羽策没有注意到李轩疯狂的OS。走了几步说道,“我看可以把鬼刻的鞋子拿过来,穿着拖鞋去训练室总归不合适。”

卧槽要不要这么淡定啊!

 

当李轩跟在一个娇小漂亮的妹子身后出现在训练室的时候世界安静了十分钟。最后还是李迅把掉到地上的下巴安了回去问道,“队长,这是训练营提拔出的新成员?”然后带头鼓起了掌,其他的人也纷纷的表示了热烈的欢迎。

李轩被这声势浩大的掌声吓的后退了一步,虽然这虚空堪比蓝雨和尚庙了,但是我们大虚空好歹有一个鬼刻女神啊,可以理解大家激动的心情可是不至于反应这么激烈吧。倒是旁边的吴女士冷静的咳嗽了一声,“我是吴羽策。”完全不理会大家的下巴再次掉在了地上,踩着鬼刻的七公分高跟鞋走了过去,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一样的神情一样的气场,除了性别外表改变了其他的都没有变,这绝壁是我们副队大大啊!李迅再次把掉到地上的下巴安回去,蹭到了李轩的身旁,“队长这怎么回事啊?”李轩大大笑的一脸无奈,他也很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早上一醒来,发现阿策变成了这个样子……”

“难道是被叫吴女士叫多了然后……”

“卧槽葛兆蓝你要吓死我啊!”李迅被葛兆蓝突然的出声吓了一跳,往身后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队友已经将自己和队长包围了,一脸的八卦之意,连年龄最小的盖才捷都满脸写着“求解”的字样。

“会不会是一种流行病啊,就像是前段时间的……”杨昊轩皱了皱眉头,一时间忘记了那个病症怎么说。

“花吐き病。”葛兆蓝接过话,“我记得在队长你们打世界邀请赛回来后副队就开始吐花了。”

这个提醒让大家瞬间想到了那个时候,副队开始吐花,然后在网上查了之后才知道这是暗恋事的一种病,两情相悦才会治愈,然后队长和副队就嗨皮嗨皮在一块了。但是这次两个人都在一起了,还会因为什么?

“肯定是看我们大虚空没有妹子,所以副队才牺牲了自己啊!”

“没错一定是这样的!”

大家再次看向吴羽策的时候,眼神中都带着一种感激,真的是为队友谋福利的好副队啊!简直想立刻冲出去去虚空对面的文印店里做锦旗送给吴羽策,什么“最美副队长”啊“中国好副队”啊之类的。

李轩大大顿时心好塞,这都是一群什么样的队友啊,表示对虚空的未来很担忧啊!

吴羽策变成了女孩子这件事,由于吴羽策本人的反应太过于淡定了,所以虚空的其他人只是在最开始的时候被吓到了战术讨论过程中略不适应(全队最高俯视视角木有了)之外也就没别的了。上午讨论出来的战术仅在理论上得到了支持,还需要技术和团队间的磨合。

散会后正副队长都没回去,继续在电脑前研究实际数据。李轩站在吴羽策身后,看着她操纵着鬼刻在地图上布下环环相扣的鬼阵。

鬼阵中出现了一个空当。

果然啊,表面再怎么镇定,心里多少还是很忐忑,不管是操作上的不连贯还是在刚才会议上的寡言。

李轩摇了摇头,伸手搭在吴羽策的肩膀上“阿策,休息一下,我们吃点东西去吧。”吴羽策皱了一下眉,伸出左手冲李轩说道,“变成女孩子后,手也变小了,有些操作很吃力,看来我要把那些按键重置一下了。”

李轩:……

卧槽竟然是因为这个原因啊!

李队长泪目了,所以说李轩大大你还是不了解你家副队的心理素质啊!

 

下午的时候,李迅被李轩利用队长特权分配出去给吴女士买衣服,官方理由是李队长下午要和副队继续研究战术可行性,实际理由是李队长有选择困难症。

等李迅买了衣服回来的时候,把一堆购物袋往吴羽策面前一放,开口道,“吴女士,额,副队,你先换着,我和队长回避。”然后一波带走了李轩还有李轩的钱包。

“我操李迅你小子是不是活够了!”被一波带走的李队长表示很不爽,尼玛放我回去我要看策策换衣服!

李迅却一脸的神秘,凑近李轩说道,“队长你还记得觉得自己好像弯了是什么时候?”李轩被问得莫名其妙,仔细想了之后说,“不记得了,大概是打邀请赛的时候吧。”

看着李迅脸上颇有深意的笑容,李轩好像想起了什么。

在苏黎世打邀请赛的时候,李轩有天晚上和李迅闲聊,那时候李轩还是一个很直很直的小直男,话题自然而然的就聊到了妹子身上去了。

——“我喜欢那种坚强沉稳有主见的。”

“诶?说起来,这种性格的男生倒是不少,比如我们的副队长,卧槽队长你不会是喜欢我们副队吧哈哈哈哈!”

“怎么可能,我可是直男啊。”

当时李轩是这样回答的李迅,可是那天晚上,李轩失眠了,躺在床上不停地思考人生。一直坚信自己是直男的李队长好像有点犹豫了,自己和荣耀女神恋爱了七八年了,一门心思都在游戏上,那有什么时间考虑妹子方面的问题,那么,对喜欢的类型有这么清楚定义,不会真的是受吴羽策的影响吧。

 

“上回副队长吐花的时候,队长你亲了他就没事了,那么这回,估计要啪啪啪了。”李迅笑的一脸猥琐,迅速往李轩的手里塞了什么东西留下一句“祝你们和谐昂明天训练别再迟到了”转身就跑了。李轩看了一眼手里的东西,瞬间想把李迅抓出来狠狠地轮上一千遍!一瓶伟哥一盒套子,妈的李迅你居然怀疑老子硬不起来!

李轩将手里的东西揣进口袋里一转身,就看到穿好衣服的吴女士站在身后,李轩被吓了一跳,“阿策你穿好了?”吴女士整理着脑后的头发,“刚才李迅说什么了?”说着将手伸进衣服领子里调整了一下肩带,“啧,女孩子的衣服穿起来真不好受。”

“额,没什么事。”李轩看着穿着灰色小T恤牛仔小短裤的吴女士,脑海里不断飘过李迅的那句话,不会真得啪啪啪才能变回去吧!操,我这可连妹子的小手都没拉过呢,这直接上本垒合适么!

所以怕你紧张的硬不起来连伟哥都准备好了呢李队长。

李轩攥着口袋里的安全套,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吴羽策实话说了吧。

“阿策,”李轩叫住正往训练室走的吴羽策,“刚才李迅说,你现在这个状况和上回吐花的状况差不多,没准……”李轩的脸上带着一丝紧张,但还是仔细的看着吴羽策的脸,而且,现在这个情况多罕见啊,李轩需要俯视吴羽策。吴羽策看着李轩的表情轻轻笑了一下,“好,晚上试试。”然后丢下愣在原地的李队长往训练室走去。

卧槽阿策这是答应了么?怎么好像更紧张了?

带着这种心情,李队长在晚上的训练中连连失误,被吴女士鄙视的一比那啥。

 

等晚上回到寝室的时候,李轩先钻进了卫生间去洗澡,顺便平复一下紧张的心情。虽然之前和吴羽策啪啪啪过好多次了,但是这次可是妹子啊妹子,心情都是不一样的!李轩擦干身上的水珠,穿好睡衣走了出去,这睡衣是从衣柜底下翻出来的,自从和吴羽策在一块了谁还需要这玩意儿!

吴羽策看到李轩的穿着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冷笑了一声,“没想到还有再次看到你这睡衣的时候。”说着起身走进了卫生间。

这是被调戏了吧。李轩清楚记得自己和吴羽策在一块后第一天晚上洗完澡赤裸着出来,和吴羽策打趣着说过“男子汉就是要这么坦荡荡的!”

不大会,吴女士穿着以前的睡衣擦着头发出来了,两条长腿在李轩面前晃来晃去的,晃得李轩只觉得一阵热气冲上了头顶。然后接下来发生的就和以前那样,无比的自然。

李轩将吴羽策搂在怀里,低头轻轻吻上了那浅色的唇瓣,右手轻轻解开了吴羽策的睡衣扣子。当李轩将吴羽策压在床上的时候,身下柔软的感觉让李轩感到不适。妹子的身体就是柔软啊,但是好像哪里不对。

漫长的前戏过去了,还是李轩依旧亲着吴羽策的脸,完全没有往下继续的样子。直到吴羽策不耐烦的哼了一声,李轩才撑起身子,看着身下的吴女士。两个人都觉得此时特别的清醒,一点情欲都没有——

“对不起阿策,我……我硬不起来。”李轩哭丧着脸压在了吴羽策的身上,语气里带着一丝沮丧,“对妹子,真的硬不起来。”难道真的要用伟哥了么?

吴羽策听到李轩的话,愣了一下,伸手轻轻抚在了李轩的后脑上,黑色的头发异常的柔顺,吴羽策轻声说,“没事。”

“阿策,我一定会努力变成直男的唔——”话还没说完,就被吴羽策吻住了。

“好。”

“现在?”

“现在睡觉。”

 

李轩早上睡醒的时候总是习惯性的侧头看看枕边的吴羽策,今天在时针指向七的时候李轩睁开了眼睛,并且向旁边看了眼,但是这回他在自己的怀里看到了吴羽策。

睡意朦胧的李轩突然间想起,吴羽策变成了一个妹子,然后立刻从床上坐了起来,因为他感受到怀里的人没有穿衣服,自己也没有穿。

“李轩你大清早的折腾毛啊!”吴羽策不满的说了一句,然后从被窝里坐起来。亚麻色的短发睡的有些凌乱,然后胸前并没有两团软绵绵的!

李轩险些捂住了眼睛,但是看到这一幕瞬间放下心来,看来那是一个梦啊好险不用变成直男了哈哈哈哈。李轩赶紧搂住吴羽策躺回了床上,“时间还早我们再睡会儿。”

“等等李轩,”刚刚躺回床上的吴羽策脸色一变,然后从身下摸出了一个东西,“这是什么?”

等两个人看清那东西上面的字时都倒吸了一口气——昨天李迅塞给李轩的伟哥。

李轩想的是,卧槽昨天发生的是真的不是梦!

吴羽策比较直接的说道,“李轩你是真的不行啊!”

“阿策,你听我解释!不是你看到的那样!”

 

Fin。

2014/12/22

评论 ( 18 )
热度 ( 195 )

© 叶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