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T/忍迹] 亿万人中一眼看到了你

这里也发一份吧。迹部生日+忍足生日+忍迹月的贺文。

我就是这么懒,别吊打我嘤嘤嘤QAQ


前方ooc请注意!




[忍迹] 亿万人中一眼看到了你

Written by Asagi

 

夜幕降临,东京大学商学院教学楼还有一间屋子亮着灯。

 

学生会会长办公室里,迹部眉头紧锁的翻阅着眼前文件,屋子里很静,只听得见迹部手中黑色的钢笔不断在纸上摩擦发出的沙沙声还有一个均匀沉稳的呼吸声。

 

 

 

迹部最近这两天特别烦躁。

 

因为——

 

前两天东京大学论坛上一个疑似告白贴迅速的火了起来,被东大的学生顶成HOT并且居于论坛首页顶端三四天都没有沉下来,连着论坛的客流量也达到了历史的新高。

 

帖子的内容十分简单,不过是一张大学迎新晚会的模糊照片还有一句话。但就是这简单的内容,引起了巨大的反应。因为,照片上是一个打非洲手鼓的男人,坐在舞台的右后方,微微颔首,过长的刘海遮住了眼镜,舞台上的灯光打下来模糊了男人的脸部轮廓。照片下面还有一行字——角落里那个打鼓的帅哥哥,你约么?

 

发帖子的楼主显然是一个新人,账号的发帖记录上也不过是寥寥几个回复,而且在发了这个帖子后,楼主再也没有出现过。而且,自从迎新晚会后那个告白贴HOT之后总是会有小学弟小学妹跑来问迹部,照片上的帅哥哥是谁。为什么会问迹部?还能为什么,因为迹部是东京大学学生会主席,这次迎新晚会的总策划人,再加上舞台灯光的问题,照片上的人很模糊,据说还是临时凑数的,这一时间很难扒出这个人,所以迹部成了第一询问对象。

 

就在今天下午,迹部上完微观经济学课,拿好课本刚出教室就被直系的一个小学妹拦住,「迹部学长,我能问您一个问题么?」迹部身后一干同学看着眼前的一幕,都开始大声起哄,「爱过。」众人的态度让小学妹迅速红了脸,「学长,我想问您,迎新晚会那个打鼓的帅哥哥,是哪个系的?」

 

果然是这个问题。

 

迹部眉毛一挑,心里将那个所谓的打鼓的帅哥哥咒骂了一百遍,然后说道,「不是商学院的。」语气平静,但是脸上的表情已有点不耐。

 

这是迹部第一次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以前有人问他他都是以「本大爷不可能什么都知道」来回复对方。听到迹部的回答,小学妹有些失望,但还是礼貌周到的道了谢,就跑走了。迹部看着小学妹的背影,右手习惯性的一撩刘海,往楼梯走去。

 

学生会会长办公室在教学楼的五楼,迹部走到门口,刚准备掏钥匙的时候门就自己开了。门后站着一个长着一双桃花眼的男人,墨蓝色的头发随意的束在脑后,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慵懒的感觉。

 

「让开,」迹部看了看眼前的人,冷哼了一声推开了眼前的人,「打鼓的『帅哥哥』真是有闲心啊,那么多妹子想约你,你来本大爷这里做什么?」

 

没错,这个蓝发的男人,就是迎新晚会上那个打非洲手鼓的那男人,医学院的高材生忍足侑士。

 

忍足听到迹部的话眉毛一挑,没有说什么,看表情显然忍足是知道这件事的。忍足闻着这浓浓的酸味,看来会长大人又被学弟学妹拦截询问心情正不好呢。侧了侧身子,将路让了出来,迹部走过去坐到办公桌前就开始处理桌子上堆积的文件。忍足摇了摇头,转身去饮水机接了杯热水放在迹部的手边。

 

 

 

 

忍足和迹部交往有一年了,从大二的迎新晚会到现在。虽然两个人没有在一个学院,迹部还进了学生会,事情很多,两个人见面的次数并不频繁,但是两人的感情却一直很平稳。这次迹部会生气倒不是因为忍足做得不对也不是因为那个帖子,而是因为自己别扭。那种感觉,就像一根鱼刺梗在喉咙,吐不出、咽不下。

 

东京大学的迎新晚会一直是全部学院一起举办,一个学院出一两个节目。商学院是迹部作为新生代表来表演钢琴独奏。

 

在音乐厅后台的时候,迹部正对着镜子整理身上的衣服,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闪了一下,转头一看,一个笑的很雅痞的蓝发男人举着70D的单反相机对着自己。被偷拍这件事放到谁身上都会很不爽,迹部走过去,还没张口,忍足一扬相机,「放心,我不会散播出去。」

 

这是两个人第一次见面。那时候迹部还以为忍足是艺术学院摄影系的学生,那天忍足一直举着单反在音乐厅晃悠,直到表演到最后一个节目的时候,忍足换了一身正装拿着一把小提琴上了台。要不是舞台最上面LED屏幕显示『医学院新生代表忍足侑士小提琴独奏』迹部打死也想不到这个吊儿郎当的人是学医的。

 

迎新晚会都是十月中旬举办的,热闹一过,天气就转冷了。迹部穿上大衣带上羊绒围巾的时候,在信箱里收到了一封没有署名的信。

 

打开浅褐色的信封,里面是一张照片,正是那天在后台迹部对着镜子整理衣服的照片。照片背景都是虚化的,只有镜中迹部姣好的面孔是清晰的。从构图足以看出拍照人的高超技术。

 

迹部看着照片突然想到那天那个蓝发男人临阵不乱的模样,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将照片夹在了书里带回宿舍。

 

 

 

再后来学生会策划圣诞晚会的时候,迹部再一次遇到了忍足。会议正进行了一半,门被人轻轻推开,一个墨蓝头发脖子上挂着单反相机的男人走了进来,笑着挥了下手,「不好意思,学院有点事耽误了。」迹部不动声色的皱了皱眉,会议迟到这很让人有不好的印象的。这时候两个人都只是学生会新进的部员。

 

忍足到场后并没有发表太多的评论,一直在鼓弄那只70D的单反相机,时不时的举起来拍几张照片。

 

散会后忍足拦住了迹部,「我是医学院临床医学系的忍足侑士,这个给你。」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一沓照片放在了迹部的手上,「你的照片。」

 

迹部有些诧异,这种拍了别人还要把照片洗出来给别人这习惯真是奇怪啊。

 

「你不是医学院的么?」

 

本来想质问忍足为什么会拍自己结果话到嘴边却成了这一句。

 

「学医是本职,这些是爱好。」忍足伸出手很自然的推了推眼镜,一脸的骄傲。

 

似乎就是从这天起,迹部就开始关注起医学院的忍足同学了,一关注,才发现,忍足是这样优秀的人。

 

然后事情就像安排好的一样,两个优秀的人互相吸引着,不断接近,不断将对方拉入自己所熟知的领域来,从小提琴到钢琴,从摄影到哪个国家的风景最美,从经济学中宏观的例子到临床医学枯燥的实验。

 

到了迹部大二那年迎新晚会,成了组织部部长的迹部策划整个晚会的流程,而宣传部部长忍足侑士正举着新换的5D3单反相机来到办公室,悄声的走了进来,对着正看节目单的迹部按下了快门,故意没有关掉闪光灯,迹部扭头,忍足举着单反冲着迹部笑,「放心,不会散播出去,要不要来看看?」迹部刚凑了过去,忍足按灭了屏幕,「洗出来给你看。」然后得到迹部嫌弃的白眼。

 

这年的迎新晚会上,迹部没有表演节目,今年一直当幕后的他也偷了回懒,没有在后台忙碌而是坐在观众席上看表演。晚会上又是歌舞又是小品的,直到最后,医学院的一个小有名的乐队上台来表演了。

 

虽然只是学院的小乐队,但是吉他手贝斯手这些都很齐全,一堆乐器摆在台上,显得舞台小了很多。主唱姑娘卖力的唱着歌,乐队伴奏也很是给力,现场不断发出欢呼声。迹部将乐队成员一个又一个的看了过去,突然看到在舞台角落里有一个打手鼓的人十分眼熟,迹部轻轻眯眼,想看的清楚点,然后那个打手鼓的人就抬头,看向了迹部。

 

是忍足——

 

玫瑰色的光效将整个舞台粉饰着,光影交错让忍足的脸显得十分帅气。迹部笑了笑,舞台上的忍足点了下头,手上的动作十分灵活。一时间整场的演奏在迹部的耳中都变得虚幻起来,听见的只有忍足打鼓的鼓点声。

 

迎新晚会第二天,迹部在信箱里收到了一封未署名的信,打开浅褐色的信封滑落出一张照片,还有一张字条——觉得比去年拍的好看就和我在一起吧。

 

迹部翻过照片还没看清照片内容,就人揽住了腰,「怎么样?不说话就代表默认了哦。」迹部笑着推开忍足,仔细看眼前的这张照片。

 

照片是上次迎新晚会音乐厅的观众席,在众多学生中,只有迹部的侧脸是清晰的。在照片后面还有一行字——在亿万人中一眼看到了你。

 

「啊,勉强有点进步吧。」

 

话音刚落,忍足揽着迹部的腰轻轻的在迹部脸颊上印下一吻。

 

 

 

 

墙上的挂钟时针已经指向七的位置,迹部还坐在办公桌前处理着文件。忍足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看着迹部放在书柜里的莎士比亚剧本,办公室里安静得吓人。交往以来忍足经常跑到迹部的办公室来陪他处理公务,医学院的课也不算是很轻松,忍足总是能处理的游刃有余。

 

迹部一边看着文件一边在大脑迅速整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一边走神一边看着处理公务,时间过得简直飞快,一回神,已经九点多了。

 

一阵冷风从没关好的窗户吹了进来,迹部打了一个寒颤,抬头一看忍足竟然歪在沙发上睡着了。刘海凌乱的搭在额前,手上的剧本掉在一旁,一副很蠢的睡相。

 

这一瞬间迹部突然想明白了,这个人再怎么优秀,再多人一眼发现角落里的他,他也是自己的,也只能是自己的。

 

不管有多少人能在众多人中一眼看到忍足,忍足也不会在众人面前看到那些人,他的目光一直在自己的身上。

 

迹部站起身来,拿过忍足搭在椅背上的大衣,轻轻地搭在熟睡的人身上。忍足皱了皱眉,缓缓地睁开了眼睛。迹部这偶有的温柔一瞬间暴露在忍足的眼前,这让迹部有些羞赧,「起来,该回去了。」

 

看到迹部脸上一闪而过的微红,忍足知道恋人的别扭过去了,伸手拽住迹部的小指,「景吾,不生气了?」

 

「笨蛋!」

 

忍足拽着迹部站起身,顺势将迹部搂在了怀里,「亿万人中我只会看到你。」

 

 

 

 

过了没几天东大论坛上再次爆出一张照片,这张照片的爆出又刷新了客流量的记录,连带着帖子也HOT了一个星期之久。

 

照片内容也很简单,一只白皙的手搭在非洲手鼓上,另一只小麦色的手轻轻覆在那只手上。照片下面有一句话——打鼓的哥哥早已经约了别人。

 

一时间,不少东大的妹子碎了心。但是……

 

 

 

 

——「忍足侑士你个变态恋手癖,居然敢偷拍本大爷的手!」

 

 

 

Fin。

2014/10/15


评论 ( 3 )
热度 ( 116 )

© 叶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