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T/忍迹] 你丫好烦之教官你肿么这么白

这是一篇迟到的生贺,我忘记了@初五 的生日,然后补的。初五你不要怪我QAQ赶在七月结束可算发上来了。

注意:这文还可以叫做《教官你这么白真的是来军训我们的么?》和《教官教你如何在太阳底下不会晒黑》

梗来自灵汐,当时我们在讨论大学的事情,因为我也要上大学了,然后就越讨论越没有尺度了QAQ。一开始想送一篇古风的,但是古风写了一半脑洞没了。

这梗瞬间被拓展成了系列文,后期会有幻幻和灵汐一起来写www希望他们能写完。

林老板已经丧病,被林老板瞬息万变的画风闪瞎了眼的不要来找我。


小片段(来自朕的贵妃,很萌ww)

忍足:教官,请告诉我变白的方法。

迹部:坚持一个月不洗澡即可。

忍足:【笑】教官我有特殊变黑的方法,你要不要听?

以下内容已失真……呸,丢失。

[忍迹] 教官你这么白真的是来军训我们的么 

Written by Asagi

 

九月的太阳依旧狠毒,在太阳地下站上三秒钟就感觉像是被烤熟了一样。

 

炎炎烈日下,东大的操场上,一个个穿着墨绿色军装的新生像是晒蔫了的黄瓜一样,站在太阳底下,等着他们的教官。

 

忍足个子较高,站在了队伍的最后,此时只觉得头顶后背小腿都被太阳烤的发疼,汗水从额际冒出,顺着脸颊往下淌,直到脖颈,然后隐没在墨绿色短袖衫中。真的是要死啊,今天怎么出奇的晒啊!忍足忍不住在心里咒骂道,自己本来就是大阪人,已经很黑了好不好,在晒下去估计在黑夜里只能看到牙齿了。

 

过了有十来分钟,就看着忍足他们班的班导跟着穿着军装的教官走了过来。他们班导老师有一米八五,人高马大的,衬着前面的教官倒显得娇小了。看着两个人走进,队伍里面发出了一阵嘘声,忍足隐约听见身边的女生说了什么“女王配忠犬”的话,没大听清楚。

 

“同学们安静一下。”班导老师站在队伍前方,将教官让了出来,“这位就是你们这七天军训的教官。”

 

忍足推了推眼镜,看了过去。

 

教官穿着板正的军装,帽檐压得有些低,看不清眼睛,倒是鼻梁高挺,嘴唇上扬挑起了一个轻佻的弧度。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居然很白!

 

“本大爷姓迹部,以后你们就叫我迹部教官。”迹部站在前面开始自我介绍,尾音上挑,带着几分狂傲,忍足听的皱了下眉头,“虽然你们是新生,但是本大爷是不会对你们客气的。说一下本大爷的规矩,本大爷的规定不多,就三条。”

 

“第一,军训的时候不许说话,一切以本大爷为基准,抗议无效,第二,本大爷虽然只是你们的教官,但是军队的铁则就是服从命令,你们都把吃奶的力气拿出来给本大爷好好操练,第三,至于想偷拍本大爷的,先做一百个俯卧撑。没错说你呢。”迹部伸手用食指一抬帽檐,露出了那双蓝眸,直直的看向忍足这边。

 

队伍一片安静,像是被迹部的话吓到了一样,忍足旁边的一个新生讪讪放下了手中手机。

 

“很好,”迹部满意的笑了笑,“有什么问题举手喊‘报告’,现在想去厕所的赶紧去,一会就算是尿裤子本大爷也不会解散的。”

 

“报告!”迹部话音刚落就从队伍角落里传出了声音,迹部看了过去,一个带着眼镜的的少年举起了手。

 

“什么事?”

 

“教官,你长得这么白真的是来军训我们的么?”

 

忍足提出了这个纠结了他半天的问题,顺便推了推眼镜。这问题一出,引得队伍里一片唏嘘,这可以算的上是调戏了吧!同学们在心里给忍足点了一根蜡。倒是前面站着的迹部保持着微笑,看上去很冷静。

 

仔细打量了这个新生,墨蓝色的头发,皮肤微黑,一身正经的军装穿在他身上倒穿的像是学校门口站岗的半吊子。

 

“这位同学提的问题很好啊,”迹部朝着忍足走了过去,站在忍足面前,使劲拍了拍他的肩膀,“今天天气不错,看你一身力气光是站站军姿怕是不行。”

 

迹部要比忍足矮上半头,这时候微微抬着头看着忍足,而忍足这才看清迹部的脸,这教官不仅长得白,皮肤还很棒,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骨肉匀停的,看得忍足忍不住咽了下口水。没错,忍足是GAY,看着迹部忍不住激动了一下,这教官长也太好看了。

 

“先去给本大爷跑二十圈,本大爷要是心情好再来回答你的问题。”迹部拍了拍忍足的脸,凤眼一眯嘴角一挑,“菊花。”

 

最后两个字说的很轻,只有忍足听见了。

 

卧槽这是被看出了是么,我明明是黄瓜啊什么菊花!卧槽教官你这才是赤果果的调戏吧!

 

“还有什么问题么,没有就乖乖的给本大爷站军姿,那位同学你可以去跑了。”迹部走回队伍前面,演示了转准军姿的站法,新生们一个个乖乖的站好,只有苦逼的忍足同学踏上了二十圈的跑道上。

 

一上午的站军姿效果不是特别的好,但也比别的班的好很多,因为迹部教官在一旁不停说着“动一下加十分钟”“闭着眼睛打晃的要不要本大爷亲自教你”“还有那个跑完步的你喘的太难听了”这样的话,新生们都打起精神来不想被迹部教官操练。

 

听到休息的口哨声大家也不敢动,等到迹部说可以原地休息的时候,瞬间瘫倒在地,忍足跑了二十圈又站了军姿这会已经不行了,坐在地上一边休息一边思考要不要赶紧去神社烧烧香去霉运。与累趴下的学生不同,迹部教官精神相当的好,晒了一上午也没见出了什么汗,坐在一旁和别的班的教官一起抽烟去了。

 

有几个女生兴致勃勃的拿出藏在身上的小手机,躲在一旁开始偷拍迹部的照片,一边拍着一边说“就知道部队出基情”“迹部教官真的好女王”“快看看和哪个班的教官比较配”一扫刚才站完军姿的萎靡样。

 

忍足走到休息区喝水,正好在迹部旁边,刚拿起水杯,就听到迹部来了一句,“这小子体力很赞,要是能挖到部队上就好了。”忍足手一抖,杯子里的水差点洒了出来,合着教官您还想把我弄到部队调教啊!

 

 

 

下午训练的时候,迹部教官一脸笑容的走了过来,“告诉同学们一个好消息。”说着很开心的一抬帽檐,露出了那双漂亮的眼眸,忍足看着迹部的笑容心中警铃大作,觉得这是要鬼畜的前奏。

 

“本大爷觉得你们应该会很高兴,而且本大爷也很高兴,”迹部说着,“你们猜猜看是什么事情。”

 

“报告!我猜是下午不用站军姿了!”一个男生声音洪亮的回答。

 

“亲爱的你想多了。”

 

“报告!我觉得应该是教练部队上炊事班的来了。”

 

“快接近了。”迹部给出中肯的评价。

 

“报告!我猜是下午休息时间能延长。”

 

迹部笑而不语,任由他们猜着,正准备说的时候,一旁沉默的蓝发少年突然开了口。

 

“报告,我觉得大概是教官你又发现了新的折磨我们的乐趣。”

 

迹部嘴角一抽,看向那个蓝发少年,隐隐觉得眼熟,“这位同学你怎么能这么说呢,”迹部轻咳了一声,“其实是我们部队上的剪头发的教官来了,都给本大爷听好了,你们这群毛头小子快给本大爷把头发剪了,特别是那位蓝头发的同学。”迹部一抬下巴,看向忍足,“剪完回来要是超过三毫,本大爷亲自给你剪。”

 

“报告!请问教官为什么。”忍足冷静的问道。

 

“因为本大爷看着不爽。”迹部更加冷静的给出了答案。

 

男生们苦逼着脸去操场另一边剪了头发,剪得差不说吧,还他妈的要钱,尼玛还要两百五十元!

 

两个小时后,迹部满意的看着班里的男生都变成了劳改,特别是看到忍足的三毫,心情无比的舒爽。

 

“好了,我们接下来继续站军姿。”

 

 

 

第二天的内容也很枯燥,开始练习向左转向右转向后转,但是能动一动的都要比站军姿好。

 

迹部教官站在前面做了示范动作,说了要求,“这个简单,本大爷不怕你们做的不标准但是就怕你们转错方向。现在我们来练。”

 

“稍息,立正,向右转!”

 

结果有转早了的,有转慢了的,只有一个人转错了方向。

 

迹部看着忍足忍不住骂道,“这位同学你活了快二十年居然分不清左右?”

 

“报告教官,我刚才在想今天吃什么没有听见你的话。”忍足十分骄傲的表示自己不是左右不分而是走神了,但是迹部居然黑了脸,“居然敢不听本大爷的话,站军姿一小时。”

 

忍足:……

 

中场休息的时候要唱军歌。迹部教官站在一旁说道,“军歌想必大家都很熟悉,班长你来起个头。”然后席地而坐,很当然的样子。

 

班长无辜躺枪,一脸茫然的问道,“不应该是教官你来带着唱么?”迹部厉声道,“看上起气色很好啊,跑个五十圈看看?”

 

班长吓得立刻带头唱起了军歌。

 

一曲终了,迹部满意的点点头,“晚上拉歌比赛好好努力,不然本大爷让你们明天站一天。”

 

“其实教官你是不会唱歌吧。”

 

坐在最后的忍足突然间开口,班里的人听到这句话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一个个都看向了迹部教官,然后大家在三秒钟内目睹了教官的脸是如何从白到红到白再变黑的。

 

迹部黑着脸站了起来,走到了忍足的面前,俯下身子。

 

“你刚才是说本大爷不会唱歌吧。”

 

忍足抬头看到迹部一双凤眸中透着给人揭穿的怒气,瞬间觉得自己要分分钟要被迹部拆吃入腹。

 

“额……是的。”忍足硬着头皮应了一声。

 

“你叫什么?”

 

“忍足侑士。”

 

“忍足侑士是么,”迹部拍了拍他的脸,“昨天也是你一直在捣乱吧,很好,恭喜你引起本大爷的施虐欲望,三十圈现在,”迹部直起身子对后面的学生喊道,“其他人起立,站军姿一小时,动一下今晚上没饭吃。”

 

同学们含怨看这忍足,好不容易休息了都怪你嘴贱!忍足也任命的站起来踏上了跑道,尼玛三十圈,比昨天多了十圈!

 

 

 

军训如火如荼的进行着,站军姿,踏步走,小跑等等项目,时不时的还会进行一场拉练赛。迹部对于班里的要求是,只要你们输了就占一小时军姿,动一下延长十分钟。

 

所幸的是,在迹部教官近乎鬼畜的调教下,班里战无不胜。迹部表示很满意。

 

今天要练的是正步走。这个要求抬腿的高度,力度好多要求。迹部在前面做了一个示范后非常的利索干练,说道,“这个不难吧。”

 

“不难。”学生齐声说道。

 

“要是做不好怎么办?”

 

“站军姿一小时。”

 

“嗯,跟本大爷想的一样。”迹部满意的点点头,忍足在一旁吐槽,能不一样么,这几天惩罚措施不就这么一个么教官你敢不敢玩点新的?

 

“现在开始端腿。”

 

一声令下,同学齐齐的抬起了腿。果然,参差不齐的。迹部走过去一个一个调教,然后走到了忍足的面前,“忍足,你的腿是被打断过没长好么啊恩,给本大爷抬高点!”

 

“报告教官,我从小骨头硬,抬不高。”忍足一本正经的看着迹部,鬓角却滑下了一滴汗,顺着脸颊隐没在衣服里。迹部挑了挑眉,笑容很是明媚,拿脚抵着忍足的小腿,轻轻往上抬,“多操几次就好了。”语气淡淡的,好像在讨论“你最近应该多吃点药”这种平常的话题一样。

 

“OH,FUCK YOU!”忍足忍不住低声骂了出来。

 

本来要走的迹部突然折了回来,“你刚才是在说本大爷?”

 

“报告,没有。”

 

“你当本大爷听不懂英语?”迹部语气虽然淡淡的,然后已经开启了鬼畜的气场。

 

忍足任命的放下腿,然后朝跑道上走去,“我去跑五十圈。”

 

“回来,”迹部喊道,“谁说本大爷让你让你跑圈了,原地俯卧撑一百个。”

 

其他同学听到这个惩罚分分钟绷紧了自己的皮,抬着有些酸麻的腿坚持着,生怕自己成为下一个撞了迹部教官枪口的人。

 

“其他人原地休息。”迹部说道,然后走到忍足旁边,“本大爷亲自给你数着。”

 

忍足任命的趴在地上开始做俯卧撑,不过五个的时候,忍足一身汗就湿了身上的衣服。迹部却在一旁说道,“低下去的时候身体和地要留出一个人的位置。”忍足一听手一软趴在了地上,一个人的位置,我怎么能看出来是不是留出一个人的位置啊教官!

 

“起来,你还有九十五个。”迹部在一旁催到。忍足却站了起来,“教官,我觉得为了让我俯卧撑的姿势更标准,我想请教官您帮个忙。”

 

“哦?你想怎样?”

 

忍足上前一把将迹部推倒在地,迹部刚要发作,忍足却需压在迹部的身上,双臂撑在了迹部的耳边,动作极其暧昧,“这样才能让姿势更标准。”然后一本正经的做起了俯卧撑。

 

迹部只觉得少年年轻的气息扑面而来,带着这个年龄特有的荷尔蒙,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刚想呵斥忍足的行为,旁边却传来班上女生的声音。

 

“画面好美啊。”

 

“基情满满。”

 

“好想拍下来。”

 

“就说部队奸情多。”

 

“醉了。”

 

……

 

迹部青筋暴起,伸手就要推开忍足,却撞上了忍足墨蓝色的眸子,清晰的看到了自己的脸庞,迹部一下子愣住了,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一脸嫌弃的说,“你他妈的敢碰到本大爷本大爷今天就爆了你的菊!”

 

忍足轻笑,手上的动作不减,说的话却是,“看这动作像谁爆谁的菊?”

 

卧槽反天了!迹部一脚踹来忍足,站了起来,“忍足侑士,一百圈。其他人端腿十分钟,动一下加一分钟。”

 

大家不知道迹部教官和忍足发生了什么,但是面对教官的怒火还是乖乖地站了起来,抬起右腿,端腿。

 

不过一分钟,腿就开始酸麻,有的女生开始打晃,迹部正心烦,显然没有注意到这边,同学们开始默默偷懒。但是——

 

“谁刚才把腿放下了,啊恩?”

 

一声呵斥,大家乖乖地调整姿势,同时开始一起诅咒跑圈的忍足同学,特别有默契。忍足只觉得在这炎炎烈日下怎么越跑后背越凉?真是不科学。

 

晚上拉歌比赛的时候,忍足却跑的没了力气,坐在最后听别的班唱军歌。正听得入神,隔壁班的教官却突然站起来说话,“我们总在别的地方输给迹部教官所带的班级,今天的军歌比赛一定要赢了他们!”

 

“是。”

 

隔壁班在教官的带领下,把歌唱的超级热血,忍足却苦着脸捂住了耳朵,在他听来就是鬼哭狼嚎超级刺耳。一瞥一旁的迹部教官,也在捂着耳朵。

 

军歌唱完,那个教练还在说道,“大家还记得我跟你们说什么了?”

 

“迹部教官不会唱歌。”

 

“所以我们要——”

 

“唱情歌给他听。”

 

忍足急忙看向迹部,迹部一脸肃杀,握紧了拳头。隔壁班的军官一脸挑衅的看着迹部,迹部站起来走了过去,“白石藏之介你以为在这里本大爷就不敢打你么!”说着一个过肩摔吧白石教官撂倒在地。

 

“好!”

 

围观的同学发出了喝彩的声音,白石呲牙咧嘴的站了起来,伸手搭在迹部的肩膀上,“我这不是开玩笑呢,摔的这么使劲真是要命。”

 

迹部冷笑,“白石你看我今晚上怎么罚你。”

 

这句话音量不小,听得一群女生激动地捂住了心脏,“迹部教官真的是太有气势了,我要被他迷倒了。”

 

“还以为是女王攻,这句话变成了受啊。”

 

“怎么罚你,罚你不让上床,去练端腿,端腿动一下加一小时。”

 

“卧槽我好想进部队啊。”

 

忍足在一旁听得有些无奈,却看着迹部教官和白石教官熟稔的样子格外的刺眼。

 

然而这件事的后遗症就是,以后的每天晚上,都有人抱着吉他去迹部教官的宿舍楼下唱情歌,非常深情。包括忍足宿舍的男生,怂恿忍足拿着小提琴去秒杀他们抱吉他的,忍足推了推眼睛,淡定道,“追人唱情歌是最弱爆了的方式。”

 

所以忍足同学你是要用碉堡了的方式来追迹部教官了么?

 

当然,这些唱歌的同学们不论男女都被迹部教官扔到操场上站三个小时去了。

 

 

 

最后一天军训的时候,迹部教官却因为操练新生操练的哑了嗓子,下午还有最后的汇报演出,要刷整个流程的,看看为期七天的军训的成果。

 

上午中场休息的时候,一干女生心疼的往迹部教官手里塞西瓜霜金嗓子草珊瑚金银花含片,迹部教官压着嗓子道了谢接过来就扔到白石教官放在一旁的帽子里,女生们一脸心疼的说“迹部教官不要太辛苦,别喊的那么卖力。”“就是,迹部教官要保护好嗓子。”“要是真要听动静就让白石教官喊吧。”迹部听得一脸黑线,你们说的是喊口号还是叫床啊别以为你们是女生我就不敢收拾你们!

 

“再说就去踢正步。”

 

听着迹部哑了的嗓子,女生们赶紧散了,不能再让我们可爱的教官说话了,好心疼啊。

 

白石一回来就看到一帽子的含片,瞬间有种自己是街头艺人的既视感。

 

“赏给你了。”

 

“迹部你……”

 

“不谢。”

 

忍足站在一旁,握紧了手上的矿泉水,心一横,大义凛然的走到了迹部的旁边。

 

“教官,这个是我们男生的心意,请收下。”

 

“哦?”迹部抬了抬眼,觉得帽檐有点影响视线了,索性把帽子一摘,抬头看向忍足,“没有含片?”

 

“这……”忍足看着迹部的金发被帽子压弯了,发尾轻轻翘起,忍不住去想这头发的质感是什么样的,看上去很好摸。

 

迹部接过忍足手上的矿泉水,直接打开喝了一口,“谢了。”

 

卧槽这个高傲的教官居然对我说谢,忍足一时愣在了原地。一旁扛着一箱凉茶的男生见状放下凉茶冲上去踹了忍足一脚,“你个混蛋居然先下手了!”然后把一旁的凉茶搬到迹部面前,“教官这才是我们男生的心意!”说着还瞪了忍足一眼,忍足挠头望天状。

 

白石:……

 

噗。

 

“我说迹部啊,”白石将胳膊搭在迹部的肩膀上,“你这魅力太大了,来军训都能秒杀小孩子们。”

 

“滚蛋!”迹部笑着把白石踹开。

 

军训到这时候,大家都晒黑了,忍足更不用说了,本来就是悲催的大阪人,这下真的黑的要死。但是迹部却没怎么黑,皮肤白皙的让人羡慕。本来就生的好看,这会儿笑起来就更加让人移不开视线。

 

忍足愣愣的看着迹部。

 

“喂,你看着本大爷做什么?”迹部把手中的的矿泉水放下,拿过箱子里的凉茶扔到忍足的怀里。

 

“我想问,”忍足愣愣的接过凉茶,停了一下,心一横说了出来,“迹部教官为什么没有晒黑,你是不是一直在部队里当文职才那么白……”

 

听到忍足的话,一旁的白石教官早就笑的形象滚到了地上。

 

迹部站起身来,一个过肩摔将忍足按在了地上,用膝盖抵了上去,“现在觉得本大爷是什么?”

 

“专门操练新生的超级厉害的教官!”

 

“哼。”

 

温热的气息洒在忍足的耳边,忍足赶紧推开迹部跑走了。

 

迹部一脚踹在白石身上,“再笑本大爷就揍你了。”

 

“你还是先保护嗓子吧,晚上好好喊——嗷!”

 

 

 

汇报演出很成功,迹部带的班级想当然的拿了第一名。特别对得起迹部教官哑着嗓子大喊口号,平时拉练的时候出现的问题一下子全部木有了,感觉像是开了外挂。别的班的也知道迹部教官的厉害,宣布完第一名后,大家一起喊了起来,“胜者是迹部!”“胜者是迹部!”“胜者是迹部!”

 

白石一拳打在了迹部的身上,“又是你第一真烦。”

 

“啊,本大爷永远是最完美的。”

 

汇报演出完了后,迹部就归了队,几个军官一起表演了最后的流程,这就算是结束了。倒是学校很人性化,允许汇报演出后教官和学生说几句话。但是不允许拍照。

 

一干女生围着迹部说“迹部教官我们真的不能合个影么?”“迹部教官,你一定要养好嗓子”“教官我会想你的”,迹部这时候已经要说不出话来,刚才的比赛真的是太卖力。现在只是不断地点着头。

 

忍足在一堆男生地推搡下挤到了迹部的身边。

 

“恩?”

 

“那个,这个给您。”忍足把手上的一瓶矿泉水递到迹部面前。迹部接了过来,对忍足笑了一下,“谢了。”

 

“还有,”忍足一着急抓住了迹部的手臂,“迹部教官,您能告诉我们您叫什么么。”

 

迹部一愣,看向忍足。忍足解释道,“军训第一天您只说了您姓迹部……”

 

“迹部景吾。”

 

低哑的声音让这名字有些模糊,但是忍足还是听清了。迹部轻轻挣脱忍足的手,走到同学前,“很高兴能当你们的教官,这几天也很开心。”连句再见也没说,敬了个军礼就转身走了。

 

忍足看着那有些单薄但是很高挺的背影,脑袋一热就追了上去。

 

“迹部景吾!”刚一脱口就被自己吓到了,忍足恨不得咬了自己的舌头,“迹部教官。”忍足看着迹部疑惑的表情,突然把想要说的忘记了,一激动抓过迹部的肩膀就亲了上去。

 

迹部:0 0|||||||

 

围观群众:0 0!!!!哇!!!!!

 

仅仅是唇瓣相贴,忍足就紧张的一身汗。

 

“那个,您真的不能带我去部队么?”

 

迹部显然被刚才发生的吓到了,生硬的说,“不能。”

 

“可是我初吻都给您了,你要负责。”

 

迹部一巴掌拍开忍足,“整个军训本大爷就记住你一个人了。”眉毛一挑,“等你这毛小子毛都长齐了再来找本大爷吧。”

 

然后转身回了队。

 

忍足摸了摸被剃了的脑袋,好吧,等我毛长好了再来找你。

 

 

Fin。

2014/7/30

  

番外 那些你不知道的事

 

 

 

忍足记着迹部一件事记了很多年,那就是在大一军训的时候迹部说他骨头太硬多操几次就好了这件事,以至于后来每次在床上操练的时候忍足总会说一句“教官其实你才是需要骨骼柔软的”然后总会被迹部踹下床。

 

 

 

忍足是在毕业后去找迹部的,然后两个人很“愉快”的在一起了。没错,忍足在迹部家楼下站了一晚上的军姿,迹部看着略心疼,就半夜看了看他,这一看就被忍足抱住亲了上去,“教官,你可要对当年那个吻负责啊。”

 

 

 

汇报演出宣布第一名的时候,迹部的手心里都是汗,连跟白石说的那句话也有点声抖。

 

 

 

军训结束后,忍足的那一吻让迹部有点心跳加速。

 

 

 

其实,迹部教官再来东大当教练的时候很期待能偶遇忍足,迹部却一直没看到忍足。忍足躲在教学楼里看迹部。

 

 

 

迹部晒不黑其实是一直偷偷摸了防晒霜,迹部大爷要一直华丽!但是还是晒得有点黑。

 

 

 

 

 

 

 

 

 

最后,初五不要嫌弃翎的渣文笔就好www么么哒初五酱>3<生日快乐。

评论 ( 2 )
热度 ( 21 )

© 叶三 | Powered by LOFTER